533 闹事
作者:少年歌      类型:古今言情      直达底部
    宋氏直觉不妙,遂从椅上起身,带着芳菊去了堂外廊下问话:“慌慌张张地,出什么事了?”

    “是那张彦过来了……如今正在后门处吵嚷着要见大姑娘!”芳菊压低声音说道。

    宋氏闻言脸色一寒。

    “守门人是死的不成,将他赶走便是了!”

    “本是赶了的,可他说若是见不着大姑娘,他便要去前门当着一众宾客和姑爷的面闹了,还说……”芳菊说到这里,语气恼恨地道:“还说要当众毁了大姑娘的名声清白,叫她今日嫁不出去,非要让咱们张家颜面丢尽不可。”

    宋氏气得咬牙。

    这种话都说得出来,果真是畜生不如!

    这是特地挑了今日大喜之时,专程恶心他们来了!

    “老爷呢?可知晓此事了?”

    “前院里都是宾客,老爷忙着待客与人四下说话,也不知道具体在何处,奴婢已让人去寻了。”芳菊急声说着:“此事怕是拖不得,太太还是快些拿主意为好……”

    守门人早已被激的想动手打人了,可不远处还有些看热闹的,真动起手来,只怕又要有人胡说八道了。

    若换作平常且罢,偏偏今日最是出不得差错,若不然头一个受影响的便是大姑娘的名声。

    “我亲自去瞧瞧!”

    宋氏说话间,已经下了石阶。

    “母亲。”

    张眉寿快步跟了上来。

    “母亲,我大致都听到了,您且等一等”

    宋氏看向女儿。

    “不如叫上房中的几位太太一同前往。”张眉寿低声说道。

    宋氏听得一愣。

    这种煞风景的事情,捂着还来不及,叫几位太太一同前往作何?

    上赶着拉人去看戏吗?

    “他若真想闹,直接去闹便是了,还能打咱们一个措手不及,又何必非要再见大姐一面?可见不过是个幌子罢了。”张眉寿在母亲耳边说道:“万一有其它图谋,有几位太太在,到时人证便有了。”

    张彦到底不是什么奴仆,打死便打死了。

    宋氏想了想,到底点了头。

    也好,就当有备无患。

    于是,便让芳菊请了王家太太和刘夫人出来。

    到底这两位是她的知心姐妹来着,家中老爷又都有官位在身,说出的话也有说服力。

    一行人匆匆来至后院,待近了后门处,刘夫人与王太太便带着丫鬟暂避到了一旁。

    张眉寿和母亲在门内站定,果真就瞧见了衣着邋遢同半个乞丐无异的张彦站在那里,正气焰嚣张地推搡着一位阻拦他入内的门人。

    不远处有十来人探头看着,窃窃私语,一副等着看热闹的模样。

    “定是得打起来……”

    “可大喜的日子,他这不是存心找茬么?”

    “怕是心中有怨呗……”

    “快瞧,张家太太出来了。”

    张彦看到宋氏,手上动作一顿,冷笑着问道:“娴儿呢?我要见娴儿。”

    宋氏冷睨道:“娴儿此时可没工夫见你,你有什么话,说来我听着就是了。”

    “女儿要出嫁,我这当父亲的自然是有话要私下交待她。且我进去讨一杯喜酒,你们总也不能拒之门外吧?”张彦眼神浑浊,神情阴鸷。

    “那便进来说,总不好叫娴儿来此处见你。”

    宋氏冷声说着,转身便进了院子。

    守门人便不敢再拦。

    见她如此痛快,张彦下意识地犹豫了一瞬,可想到自己的目的,便也跟了进去。

    到底有人是看着他进来的,想必张家也不可能做出不顾名声的事情来。

    他一个光脚的有什么可怕的。

    他前脚刚走进院中,后脚宋氏便示意门人将门合上了。

    张彦浑不在意,扭着脸打量着四下,语气讽刺地道:“倒是许久没回来过了,竟还是老样子。”

    “说吧,你究竟想干什么?”宋氏语气里没有太多耐心。

    她可不信这畜生当真会挂念娴儿一分一毫。

    张彦看向她,似笑非笑地道:“拿一千两来,我就走。否则你们今日这亲事,就别想能风风光光地办成了。”

    宋氏冷笑出声。

    果然是另有所图。

    坏的倒也还算干脆。

    一千两对她来说不是什么大数目,张彦显然也深知这一点可宋氏已能预见日后无穷无尽的敲诈。

    “你此时人都在这里,是打是绑我们说了算,你觉得你还有机会出去闹事吗?”张眉寿看着他,试探道。

    “我既是跟着你们进来了,必然来的就不是我一个。在迎亲队伍离去之前,我若拿不到银子的话,娴儿做过的、甚至没做过的丑事,可都会被掀出来。”张彦脸上挂着阴沉的笑。

    宋氏刚要开口,忽听得男人沉稳有力的声音传来。

    “好了,别故弄玄虚了”

    张峦大步走来,身后带着两名仆人,仆人押着一名少年。

    那少年便是张义龄。

    “这便是你的帮手?”张峦看着张彦,皱眉问道。

    张彦脸上闪过震惊与羞恼。

    没用的东西,怎么这么快就暴露了?就不能多撑一会儿,让他先把银子拿到手!

    等等,这蠢货该不会耐不住性子,提前行动了吧!

    张义龄着急又委屈。

    他明明什么都还没开始做,就被一名仆人揪到了张家人面前!

    然后他一慌,就什么都说了……

    张眉寿看了一眼跟过来的棉花,松口气之余,不禁觉得好在早有防备。

    棉花是她一早吩咐去外面盯着的,防得就是有闲杂人等闹事,坏了喜气。

    当然,大户人家办事,通常都会着一些仆人在前院留意着,以防发生突发状况,只是棉花更敏锐些罢了。

    “你本是读过书做过官的,该是知道敲诈一千两银子的后果是什么。”张峦看着昔日的兄长说道。

    他没空同对方讲道理,且也早已无甚旧情可念。

    那么就京城大牢欢迎您吧。

    听出他话语中要送自己见官之意,张彦的嘴唇微微颤抖起来。

    那些积压了许久的不甘与恨意,甚至是自卑,皆在这一刻迸发了出来。

    他今日来,不是没想过眼下这种可能。

    拿不到银子,那他便拿些别的东西回去好了……

    总之……这一趟可不能白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