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四章:赌局
作者:微斯人也      类型:古今言情      直达底部
    且不提秦神意的怀疑人生,在留下问题之后,墨天微继续前行,在迷宫之中绕来绕去,同时在玉简之中记录下自己走过的路线。

    不久之后,她又遇到了第二盏宫灯,不过很可惜,宫灯上的问题她回答不来,自然也就少了一个让后来者苦思冥想终不得解的机会。

    一路走走停停,古怪的是墨天微一直没有发现其他人的踪迹,大约这也与迷宫的特殊构造有关。

    这迷宫不知是何材质,不仅无法在上面留下任何记号,而且还有着自动净化功能,修士从中路过也不会留下丝毫气息。

    “第三盏宫灯!”

    墨天微看过红绸上的题目,然后很快答出了题目,又收获了一份新地图。

    令她惊喜的是,新地图出现后,之前的那一张地图也显示了出来,两者之间相隔较远,中间区域都是黑色的这说明,她不需要苦恼地图的排列组合问题,否则那就太困难了。

    在随便留下一份地图之后,墨天微在红绸上写下问题:“除使用传送阵及时空道标外,还可以用什么方法实现远距离快速传送?”

    这个问题换了上辈子那是人人都会的,不过这一世……嗯,希望他们也有伟大的物理学家吧!

    看到问题及答案的秦神意:“……”

    “虫洞?”秦神意一脸深思之色,“好像是可以啊,下次可以试试看。不过话说回来,这小子是怎么想到的?”

    难道我不是诸天万界第一聪明人吗?

    不不不,这小子只是有些奇思妙想罢了,最聪明的人当然还是我!

    今天的秦神意,依旧在努力维持着他第一聪明人的尊严。

    迷宫之中,一名中年修士正在悠闲地前行。

    作为这一代真武外七星之一的武曲星,他曾经来过一次迷宫,对选拔规则也算是了然于胸不过迷宫的路线是经常变化的,所以他还是得按规矩一步步收集地图。

    不远处有着一盏宫灯,他眼睛微微一亮,露出一抹自信的笑容,心想:“本座修行三百余载,除非是其他六人留下的问题,否则可难不倒我!”

    怀着这样的自信,他看起了红绸上的问题:“短时间内如何在不被允许复刻玉简的情况下完美记下神道最深奥的典籍《原始之章》?”

    武曲同学愣了愣,有些意想不到。

    《原始之章》是神道最为深奥的典籍,相传由天地初分之时的一位上古神灵书就,如今被一位神道圣人收藏在仙界之中,诸天万界只留着七册《原始之章》的复刻本,皆保存在神道大宗之中。

    《原始之章》内容深奥晦涩,即便是那些神道大能也不能完全理解其中深意,单纯只是凭借着长年累月的不断记忆而将其百万字的全文记下来而已。

    之所以说是“不断记忆”,原因就在于《原始之章》十分古怪,就算今天记下来了,可能明天就忘得差不多,遗忘速度远超其他典籍。

    在不能复刻玉简的情况下,想要在短时间内记下来,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随着修为的提升,修士的记忆力也会变得越来越强大,但这种记忆力更多是建立在强大的反应能力与理解能力上的,《原始之章》这种字里行间暗含玄机的典籍,那不可能看一遍就记下来。

    武曲傻眼了,他思来想去,也不知道究竟有什么办法能做到这种近乎不可思议的事情。

    “这不可能吧?即便是仙人恐怕也做不到,我不相信有人知道方法!”

    不过他也很明白,这个问题能被写在红绸上,显然是已经被神意尊上认可了……

    无奈地叹了口气,武曲悻悻离开,心中则在想着,这问题究竟是谁写的?文曲?廉贞?还是破军?

    怎么平时没看出他们居然是这么有本事的人呢?

    他压根没往那些年轻天骄身上想。

    无可奈何之下,武曲只好继续往前走。

    虽然这个问题没有答出来,但武曲的信心并未动摇,他觉得这只是个小小的挫折,人生在世,难免的嘛。

    这样想着,他转过几个弯,然后又看见了一盏宫灯。

    “哼,这次一定要一雪前耻!”

    武曲快步走到了宫灯前,一看红绸上的问题:“除使用传送阵及时空道标外,还可以用什么方法实现远距离快速传送?”

    武曲:“???”

    不是,这都是什么问题啊,除了这两种办法,还能有别的方法吗?他修炼这么多年,还真的没听说过啊!

    这一刻,他的信心悄悄地瓦解了一点点。

    一连受挫两次,收获两张错误的地图,但武曲依旧坚强地前行,很快他又看见了一盏宫灯。

    “这一次我一定能答出问题!”

    虽然这样想着,但在视线落到红绸上的那一瞬间,他的心依旧轻轻颤了颤,总觉得有点不妙的预感。

    预感很快成真了,红绸上的问题依旧让人一脸懵逼:“请说出两种可以在绝灵之地使用的飞行工具,并阐述其原理。”

    这又是什么鬼啊!

    武曲真是万万没想到,为什么这一路的问题都这么奇怪,明明上一次不是这样子的啊!

    “到底是哪个家伙这样阴险狡诈,写了这些奇奇怪怪的问题!”

    说起来也是他倒霉,墨天微也才刚刚留下四个灯谜,其中三个都被他给碰上了,这不是人品太差是什么?

    墨天微可不知道有人被她那些问题气得内伤,她依旧在开心地解答着灯谜,然后留下自己的问题。

    她博览群书,脑洞清奇而不落俗套,遇到的灯谜大部分都解答出来了,这让她收集到了十几分地图,也终于搞明白了自己如今身处何地。

    墨天微所在之地在大地图的东南方向,较为靠近边缘。

    根据一路而来记下的路线,她最开始出现的地方应该是迷宫的边缘,而此时正朝着迷宫中心进发。

    迷宫中心会有离开的路吗?

    墨天微想着脑海中那副地图上被重点标明的地方,那里正是迷宫中心。

    一边琢磨着,她一边前行,不知不觉中便穿过了最外围一层,进入了迷宫的第二层。

    根据已知地图可知,迷宫共分为三层,她之前所在的便是外围,如今所处的是中间层,迷宫中央属于核心区。

    地图上并没有说这三层有何差异,但墨天微觉得肯定不会这么简单如果回答问题就能成为真武宗外七星,那也根本算不上严苛艰难,因此后续一定会有更多意料不到的变化。

    果不其然,没走多远,她就发现了变化。

    前方的通道中,除了一盏宫灯之外,还有着另一个之前从未出现过的东西一张圆桌!圆桌边各摆着四张椅子,此时椅子上空无一人。

    墨天微打量了桌椅一眼,没发现什么危险,又抬头看向宫灯。

    宫灯下并未挂着红绸,而宫灯上除了原先就有的游戏规则,又多了一条,正与它下方的桌椅有关。

    原来这是一个赌台,当有四人参加时,赌局正式开始,筹码就是地图,每次加注不得少于一张地图。而究竟赌什么,由参加赌局的四人共同决定。

    “赌地图?”墨天微微微一笑,这倒是很有意思。

    她随手拉开一张椅子,大马金刀地坐下,与此同时其余三个方向出现了三道人影,只不过看不清楚那究竟是什么人估计她在那三人眼中,也就是一道蒙蒙虚影。

    这时候,从宫灯中走出来一个巴掌大小的小泡泡,不过这个泡泡有着人族的五官,软萌可爱,让人不自觉地想要伸手去戳一戳。

    小泡泡轻咳了一声,用稚嫩的嗓音故作老成地说道:“你们四个就是参加第一轮赌局的人?”

    没人说话。

    小泡泡也不以为意,只道:“这次的速度比以前快了许多,看来神意尊上果然给我找了几个有趣的玩具……”

    “既然无话可说,那就开始吧,首先你们四人决定究竟该赌什么,如果一盏茶内还没有商量出来,那就由我决定!”小泡泡怪笑两声,不过它的怪笑也十分可爱,“如果要我出题,那你们可就要倒大霉了,都输了的话,所有的地图都是我的咯!”

    “我知道你们有人在想我要地图干什么,告诉你们也无妨,因为秦神意说只要我在同一次考验中收集齐了迷宫的全局地图,就放我离开。为了我的自由,我可是会不遗余力地压榨你们的!”

    小泡泡似乎是个话唠,从出现开始嘴就没闭上,不过它的话也透露出了许多有用的信息。

    “根据小泡泡的话,可以判断它不是第一次见到有人参加考核,说不定它已经在这个迷宫之中存在很久了。”

    “‘有人在想我要地图干什么’,这话的另一层含义是有人没有思考这个问题。”墨天微捕捉到一个细节,“也就是说也许赌桌上的四个人中有人它曾经见过……很显然,那就是如今的真武外七星!”

    不过其余三人都没有任何动静,也没有露出任何破绽,她无法判断出更多东西。

    小泡泡在嘟嘟囔囔地咒骂了一番秦神意之后,终于闭上嘴了,一时间赌桌变得极为安静,没有人想要开口。

    时间流逝,小泡泡又嘿嘿怪笑了两声,提醒道:“时间已经过去一半了,你们真的不打算自己决定赌什么吗?”

    终于,墨天微对面的人开口了,不过那声音应该经过了刻意的改变,反正墨天微听来十分陌生:“赌画符。”

    赌画符自然是赌谁画出来的符品质更好,这说明对方是个在符之道上浸淫颇深的人物……或许他就是真武外七星,因为他们中任何一个人都比这一次来参加选拔的天骄年龄大,在天赋不差的情况下,修为应该至少在元婴后期,比符之道,自然有着足够的信心。

    当然,也有可能对方是在故弄玄虚……

    墨天微突然愣住了,觉得自己现在的状态有点搞笑,她拿的根本就不是“智慧超群”的剧本好么?想这么多干什么,反而把自己绕进去了!

    她是个除了剑道啥啥都拿不出手的偏科生,想再多也没用呀!

    对面的人开口之后,墨天微右手边的人开口了:“赌炼丹。”

    墨天微也没犹豫什么,直接说道:“赌剑意。”

    赌剑意在剑修之间也比较流行,通常来说,就是对赌双方先选定剑意的范围,然后同时各出一剑,谁的剑意压过了对方,那谁就赢了。

    这种赌斗方式并不限制双方的修为差距,而元婴剑修的剑意通常比金丹剑修更强也就是说,墨天微现在正在假装自己是个大佬,故弄玄虚呢。

    最后一人说道:“赌炼器。”

    四人一阵沉默,唯有小泡泡很不厚道地哈哈大笑起来,“你们四个人选了四个赌法,快点商量好,否则就轮到我出题啦!”

    虽然小泡泡这么说了,但四个人依旧没有开口。

    这情况也很明显了,因为赢家只有一个,谁都不肯放弃自己的优势选择对其他人有利的赌法,因此还不如将决定权交给小泡泡,到时候比运气,输赢谁也没话说。

    就算都输给小泡泡了,那也不错啊,反正他们的对手不是小泡泡,而是对方!

    一盏茶的时间过去,小泡泡得意大笑:“哈哈!那就让我来决定你们的赌法吧!”

    它在原地转了一圈,圆溜溜的小眼睛在四个人身上转过,似乎它能看见四人的真实容貌,而非是一团光影一般。

    “决定了,就赌……破阵!”

    小泡泡在赌桌上弹了弹,迎着众人的目光,慢悠悠道:“不过,不是你们想象的那么简单。”

    话音方落,赌桌上分别出现四座晶莹剔透的模型,像是墨天微小时候玩过的某种玩具。

    “这是我没事的时候做的小玩意儿,你们有一个时辰的时间破解它的所有阵法,将它打开……”

    “在规定时间内,谁最先打开它们,谁就是这一局的赢家。”

    “一旦过了一个时辰还没有任何人能解开,那赢家就是我,你们的地图统统都要交过来!”

    “好了,快下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