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气场压迫
作者:空想空      类型:科幻灵异      直达底部
    “你来保护我!”

    淡淡的一句话,就像是在任命保镖一样,克鲁鲁的眼中不但没有恳求的意识,反而还露出了高人一等的眼神。

    就像被她任命是一件非常值得庆幸的事情一般。

    “唉……”凌寒郁闷的叹了口气,他发现最近聚集在家里的女王属性妹纸真是越来越多了。

    就不能来个软妹子么,可以随便揉的那种……

    “我说,保护你对我有什么好处?”凌寒瞥了她一眼。

    凌寒又不傻,能够将克鲁鲁打成这样的人,绝对不是什么善茬,他没必要为了一个吸过自己血的吸血鬼去得罪别人。

    再则,克鲁鲁可是吸血鬼,按理来说应该将他抓去吸血鬼的监管局才对,没有逮捕她就已经仁至义尽了。

    “区区一家畜,还想索取好处?”克鲁鲁那种为王的习惯还存在,在她眼里人类依旧是被圈养起来,供她吸血的家畜而已。

    “我说你,穿越到这里这么久也应该明白了,次元都市的人类可没那么简单,你也该清楚继续这样下去迟早会被干掉。”凌寒摇了摇头。

    如果克鲁鲁无法将自己高人一等的态度放下,是绝对不可能有好日子过的,毕竟不是所有人都像凌寒这样,被别人一句一个家畜的叫还不发飙的。

    “切。”克鲁鲁砸了咂嘴,对于凌寒的回答很是不满。

    但是凌寒也说得没错,她最近就是因为走投无路了,才会来找他帮忙的。

    “要不我们做个交易吧,你以后负责保护小火的安全,我就收留你,且一日三餐都供你吸血,如何?”凌寒指着一旁的小火说道。

    他表示自己提出这个交易,绝对不是因为看克鲁鲁漂亮想要开后宫,他完全是在玩小火的安全考虑,有克鲁鲁在的话,小火便能躲过大多数危险了。

    “你让本王做保镖?”克鲁鲁眉头一皱,脸上浮现了怒气。

    就算她在怎么放下姿态,心中的骄傲也不会容许她成为别人的保镖。

    “那你就去找别人吧,以后也别来吸我的血了,我可没有做你宠物的打算。”凌寒表情冷淡的说道。

    反正现在是着急的人是克鲁鲁又不是他,他没有理由成为克鲁鲁的免费打手。

    不过凌寒确实想要收服克鲁鲁,并不是因为贪图她的美色,而是小火真的很需要人保护。

    “你是在威胁本王。”克鲁鲁捏紧了拳头。

    “都说了这是交易。”凌寒耸了耸肩说道。

    克鲁鲁的秀眉皱得更深了,说实话她很想直接将凌寒的脑袋拧断算了,但是她现在又只认识凌寒这一个人类,故而除了他这里以外已经找不到其他容身之所了。

    “好,我答应你的要求,你先替我挡下追杀我的人类。”克鲁鲁一咬牙,算是勉强答应了他的交易。

    因为再拖下去就没时间了,想要得到她的那名人类估计就要追过来了。

    “你该不会只是口头上答应,事后打算直接跑路吧?”凌寒见她答应的这么爽快,不由有些狐疑起来。

    “哼,不要拿我跟卑鄙的人类相提并论。”克鲁鲁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看来凌寒也在她认为的‘卑鄙的人类’之中。

    “喂,说谁卑鄙了?”刀华舞同样是非常火爆的性格,听到克鲁鲁话语中的无差别针对,她顿时也挑起了眉头,“一口一声家畜,就你这么没素质的,有什么资格去指责人类?”

    “区区家畜,不要跟我说话。”克鲁鲁瞥了她一眼,旋即直接无视了她。

    “噗嗤!”

    一声血肉被破开的声音响起,克鲁鲁的脖子上直接被割出一道口子,一行血液直接溅射了出来。

    显然是刀华舞心里不爽之下直接动手了,而且一下手就是直取对方要害。

    只不过吸血鬼拥有着不逊色于凌寒的再生能力,光是这种程度的伤势是无法让她们致死的。

    克鲁鲁的脸色猛的一沉,下一秒她身体一晃消失在了原地,再次出现时已经到了刀华舞的后方,旋即一记手刀同样毫不留情的斩向其脖子。

    但刀华舞同样身形一晃消失在了众人眼中,克鲁鲁的那一记手刀直接劈空了,不但如此,她的整条手臂也突然溅血,从肩膀上脱落了下来。

    开玩笑,刀华舞可是朝圣学院的原战力第一,是整个次元都市最顶尖的杀手,她通过异能减少空气阻力、重力对自己的影响,同时大幅度增加自己的移动速度。

    这样一来她完全也能达到身形一晃就消失掉的速度,在消失的瞬间同时拔刀,便轻易斩掉了克鲁鲁的手臂。

    刀华舞之前能成为战力第一,实力方面是绝对毋庸置疑的。

    “可恶!”克鲁鲁的脸色完全被愤怒所取代。

    她自从来到次元都市以后,就经常受到别人的压制,活得一点都不自在。

    “停!”

    凌寒瞬移出现,将准备再次出手的克鲁鲁固定在了原地,克鲁鲁跟刀华舞都不是善茬,若是在这里打起来,他的家岂不是要毁了?

    同时,凌寒也恶狠狠的瞪了刀华舞一眼,“小舞,大厅里的血迹你负责清理掉。”

    “哈?我为什么要帮臭虫清理?”刀华舞对凌寒的态度很是不屑。

    “你以为这些血迹是谁造成的?如果不愿意的话就请你离开这里好了。”凌寒眼神一凝,一股气场扩散而开。

    刀华舞自从来到这里到现在,就没有一刻安稳过的,凌寒可是非常讨厌麻烦的人,真惹恼了他,他不介意动手。

    刀华舞也不知道为什么,此刻光是看着凌寒的眼睛,就会觉得胸口一阵沉闷,她似乎正在承受着一股无形的压力。

    不仅仅是刀华舞,克鲁鲁同样这被凌寒的气场笼罩着,她们都没有想到,平时看上去很好欺负的凌寒,竟然光是一道眼神就有这样的压迫力。

    “唉,小舞,听话。”郁香子叹了口气,她知道凌寒一旦露出这种眼神的时候,就说明他的忍耐已经到极限了。

    “连大姐都帮他!”刀华舞很是不高兴的嘟起了嘴。

    “我只是为你着想。”郁香子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她可是深知凌寒的恐怖的。

    刀华舞的内心纠结了十多秒,最终脸上的情绪突然垮了下来,很是不情愿的说道:“好吧……”

    其实真打起来,刀华舞可不觉得自己会输给凌寒,强大的实力给予了她过度的自信,虽然凌寒的气场看上去很恐怕,但最多也只能对她的心理造成影响,没有什么实质的伤害不是么。

    而克鲁鲁不同,她的力量不同于异能,对这种气场的感应非常强烈,所以克鲁鲁明白,能够散发出这种气场的人,绝对不是简单人物。

    “好了,说说追杀你的人是怎样的家伙吧。”见到刀华舞妥协之后,凌寒的眼神又恢复了以往的懒散。

    克鲁鲁捡起了被斩断的手臂,以她的再生能力完全能将手臂重新接上去。

    接好了手臂后克鲁鲁才是凝重的说道:“是一个很可怕的少年,他光是说话,就让我无法反抗了。”

    “光是说话?”凌寒疑惑起来。

    难道是跟黑乃一样的音波能力者?

    “难道是他?”郁香子突然皱起了眉头,她想到了一个非常不好的名字。

    “你们,是在找我吗?”

    就在这时,一道懒散的身影从刀华舞之前破开的窗户跃了进了,他咧着张嘴,一双眼睛直直盯在克鲁鲁的身上。

    至于其他人,他完全没有放在眼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