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日记
作者:铁板桥      类型:科幻灵异      直达底部
    “走吧,我们去那边宿营,先吃饭吧,都一点多了,边吃饭边想,”王大鹏打破大家的思考,拎起山鸡野兔就带头向那处开阔地走去,其他人都跟着。

    李星快步跟上去:“哎,你这野兔哪里弄来的。”

    “哦,一点小手段而已。”

    “厉害的么,大鹏,怎么弄的。”张昊也跟了上来。

    “就是用点小药品迷倒它们,咱家祖传的迷*魂*药,剂量小,对人没用,对它们那绝对够了。但是关键还不是这个,关键是靠咱药里的一种特殊香味,这才是祖传的秘籍。”

    “乖乖,神啊,哈哈。”张昊拍了他一肩膀,夸耀道:“那以后改善伙食就靠你了啊。”

    到了空地以后,刘淑和王倩兰帮着大鹏去那条小溪清洗野兔,剩下的几个人分工搭帐篷和生火。

    野鸡和兔子浑身都是毛,在野外难以清理,两个美女平时从来没有下过橱房,即便偶尔帮家里人拣过蔬菜,但也从没杀过动物。

    幸好这条小溪水流倒是挺快,她们反正也不会,就对着冲,就像在家里冲自来水一样,只不过这次不用考虑浪费水费。

    王大鹏在家里一直都是他烧饭做菜,虽然谈不上家庭主男吧,但是厨房基本上被他包了。王大鹏是这一群人中年龄最大的,当然只是比较下来,他也只有3o岁,已经结了婚,有一个小女儿,才3岁,还没上幼稚园。他的女儿小名叫宝宝,张昊几个见过,非常的可爱。

    王大鹏的妻子是电视台一名出镜记者,事业单位,研究生毕业,又是党员,待遇非常的好。往年去野营,她都要跟着去的,她也是个驴子烧友,但今年国庆台里有重要活动,所有出镜记者都要参加。台长的指示,所以虽然不情愿,但也只好如此,小女儿还是送到她爷爷奶奶那里。

    王大鹏拽住兔子的毛皮猛地一扯,撕下一大片来,血红血红的肉暴露在眼前,刘淑和王倩兰吓得直往后闪。

    “呦,大鹏,你好残忍那。”刘淑竟然先话了。

    “呵呵,那你说怎么办,又不是在家里,在野外只能这样,不错了,有时候还撕不下来呢。”

    再说恩熙这边,帐篷陆陆续续搭了起来,火也生的旺了,锅子里煮着开水。在野外就是要喝点热乎的,尤其是天气转凉的时候,老喝矿泉水容易闹肚子。另一个锅里煮着粥,劳累一上午,喝点粥是最舒服的。

    过了一会儿,他们三个从小溪边回来了,刘淑和王倩兰捧着几根洗干净的粗树枝,王大鹏拎着山鸡野兔,走到火堆前。严奇帮忙串起这些小动物,架在火上烤。

    王倩兰和刘淑第一次看见烤野兔,很是兴奋,不停地转动着棍子。在城里也吃过烧烤,但那只是在自助烧烤店吃的,也就是一些羊肉串,肉圆什么的,最大的也就鲫鱼而已。

    既然她们俩这么喜欢摆弄,其他人正好可以休息,只是偶尔提醒不要烤糊了。

    恩熙躺在帐篷里,看着冒着热气的大锅呆,余光瞟到地上的那个摄影包,于是又拿起来翻了翻。手无意中摸到一个夹层,里面好像有什么东西,恩熙站起来,对着太阳光看了看,里面有个很小的拉链。

    拉链被一层布遮住,不仔细还真看不出来。恩熙拉开拉链,伸手一摸,竟有一个小本本,很薄,很小的一个本子。翻开本子,里面记录着很多字,分段详细,有月份,看的出是记的日记。

    “喂,你们过来看那,这包里有本日记,你们竟然都没现。”恩熙拿起本子朝他们招招手。

    大家都拍拍屁股走过来,刘淑和王倩兰也丢下手中的活。严奇接过本子,大家都凑上去看,是钢笔书写,字迹比较暗淡,看样子有很多年代了。

    “严奇,你给大家念念吧,一起看着看不过来。”

    “不急不急,先吃饭,你们难道肚子不饿啊。”

    “哎呀,不好,”刘淑叫了一声,原来都跑来看日记,烤野兔的棍子竟然烧断了。刘淑像个小兔子一样蹦蹦跳跳地跑到火堆前,要伸手去捞掉进火里的野兔。但是又怕烫着,于是伸手又缩手,伸手又缩手,那神情别提多搞怪了。

    “哎呦,你快点捞啊,要烧糊了,胆小鬼。”王倩兰故意笑话她。

    “那你来啊,真是。”刘淑也不客气。

    还是王大鹏一个箭步冲过去,拾起一根棍子利索地挑开那几只野兔,重新又串好架起来。

    “不用怕嘛,不是有棍子么,下次就用棍子挑,看你脸上,都是灰,快去擦擦吧。”王大鹏俨然就是一位大哥大,刘淑心里暖暖的,很不好意思地低着头用手去擦。

    王倩兰赶紧过来,递给她一张面纸,刘淑回到她的帐篷,沾着水,对着镜子擦拭脸部。

    又过了半个多小时,香味传到每一个人的鼻孔。现在已经下午两点多了,不过之前都喝了粥,啃了面包,饿是不会了,野兔和山鸡完全是用来改善胃口的。

    虽如此,一闻到烤肉的香味,大家还是不自觉地咽口水,现烤的肉和带来的塑装肉味道就是不一样。

    没过多久,王大鹏吆喝一声:“都起来,野味大餐先来先得,大腿翅膀不要错过啊。”

    大家本来躺在帐篷里,一听到这,都吵吵闹闹的围过来,张昊他们几个搓着手,急不可待一样。刘淑和王倩兰也是拼命地抿嘴,十几只眼睛都齐刷刷盯着烤的通红的野兔。

    王大鹏主动负责分配,大家围坐在火堆旁,接过他递来的烤兔子肉和山鸡肉。王大鹏很绅士,把大腿肉都给了这三个女人。男人们都没意见,都是有气度的人。

    王倩兰她们三个当然不客气了,接过来就啃,刘淑张大嘴就是一口,顿时烫的“哎呦,烫死了,烫死了。”赶紧拧开矿泉水倒入嘴里降温。

    其他人自然笑的前俯后仰,尤其几个男人,不光笑的响亮,眼睛也看的迷茫了。刘淑刚才的神情和动作竟是那么的迷人,王大鹏和严奇已经结过婚,还好点,张昊和李星则完全被深深迷住了。

    大家吃着烤野兔,这时候就差来几瓶啤酒了,不过,佟小林的失踪,几位也就没那个兴致。

    “严奇,给大家念念吧,”王倩兰啃的满嘴的油腻说道。

    “好,”严奇咽下一大块肉,喝了几口热水润润嗓子,“那我念了啊”。

    第一天,我们拍摄了很多风景,这里的群山不比太白峰逊色,回去以后我们好大量的宣传,为我们陕西的自然景观再添一笔。我是第一次在野外露营,心中充满着紧张和喜悦,摄制组中就我和赵雪儿没有露营经验,也就我们俩是女性。今天跑了一天真累,今晚的夜空很美,十月了,天上还是布满了星星。他们都在外面唱歌,我很疲劳,写完这篇日记就睡觉,明天还要继续拍摄呢。

    严奇念到这停下了。

    “怎么停下了,然后呢。”王大鹏问道。

    “没拉,结束啦,这一篇就写到这,看内容日记的主人是个女性,而且和刘淑她们一样没露过营。可惜没有标注年份,也没署名,后面几篇也是,都没有年份。”

    “是啊,不过也是国庆节,和我们一样哎。”李星说道。

    “我接着念啊。”

    1o.2我脑袋很痛,昨晚太恐怖了,半夜醒来,我居然听到帐子外有声音,我悄悄地打开手电,竟然一个人形的影子站在我的营帐外面,我当时吓的差点没叫出来,赶紧摁灭手电,不知外面这个人有没有看到我手电的光。如果他是坏人,看到我醒了,会不会伤害我。这时我听见外面“嘿嘿”的笑声,就是那个黑影出来的。我很想叫出声,以便其他人听到,可是我又不敢,我好害怕,我真的好害怕,我快崩溃了。今天早上大家都劝我,安慰我,说那个影子可能是一条狼,竖立起来,我看花了眼,才以为是人影,并且说今晚把我的帐篷围在中间保护我。我还是很害怕,就算是个野狼,那也相当恐怖啊。可是那笑声呢,总不至于是狼出来的吧,今夜我不知该怎么度过,怕,怕……

    严奇又放下本子,三个美女听的都快缩到一起了,虽然是大白天,她们几个还是紧张地不自觉地回头望望身后。

    “到底是什么呀,哎呀,吓死我了,不行了,我不敢听了。”话虽这么说,大家都坐在这,王倩兰连一个人进帐篷回避日记的胆量都没有,帐篷也就在身边,又是大白天,王倩兰居然胆小的都不敢离开半步。

    其他几个男人也是倒吸一口凉气,王大鹏胆子比较大,虽然还不至于被吓到,但是也在担心中想知道那个黑影到底是什么,她们后来有没有遇到危险。“你接着念,看看下面说什么,”王大鹏等不及地催促着。

    严奇也有些紧张,握日记的手明显用了力,神情严肃的先扫了一眼下一篇日记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