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邪恶的计划
作者:铁板桥      类型:科幻灵异      直达底部
    五分钟后,小王快步来到了馆长的办公室,他礼貌地敲敲门,馆长赶紧招手让他进来,并且介绍了一下教授,小王跟教授握了握手,两个人客气地打了声招呼。

    然后小王又看向馆长,“馆长,什么事啊?”小王随口问道,余光却瞟到桌子上那八个奇怪的物体。

    “哦,你过来,你过来,你看看这是什么,”馆长招呼他到面前来。

    小王走过去,扫视了几眼那奇怪的物体,瞳孔急剧地凝缩,他好奇地拿起其中一个凑到眼前看了起来。这个物体捏在手里软软的,有点弹性,上面刻着奇怪的字符和图案,从事博物馆工作十多年来第一次见到如此奇怪的东西。

    馆长在一旁问道:“哎,你瞧出来是啥了么,这些字符图案代表的是什么意思。”

    老教授也在一旁补充问到:“你看会不会是甲骨文啊。”

    小王和馆长同时看向教授,然后同时摇摇头,小王开口说道:“绝对不是甲骨文,不过这些字符确实奇怪,我想,恩,也许是什么远古的咒符吧。”

    “咒符?”老教授惊讶地重复着,他也拿起一个凑到眼前看了看,艳红的球背上,几个鲜红的符号歪歪扭扭地刻在上面,由于和球体的颜色很接近,所以看上去有些眼花缭乱。

    中午馆长硬是要请教授吃饭,碍不过情面,只好答应了,因为还有很多繁忙的工作等着他呢。三具尸体还没有解剖,只是刚破开其中一具尸体的胸腔就现这么奇怪的东西,或许其他部位也有更多奇怪的东西呢。

    吃过饭,教授和馆长道别,馆长回到博物馆上班,教授打的返回生命科学院,继续研究他的僵尸科研。

    位于秦岭深处的一处山洞边,张德豫分配着行动指示,队伍分成三个小组,其中两支跟着李金茂,他刚才仔细地研究了一下地图,他看到还有一条路线可以绕到那个悬崖位置,所以就分两路进。

    张德豫带着剩下的那支分队五十多人从山洞进,楚飞飞带着五十人的特别行动小队也跟着进入山洞。

    战士们黑压压一片排着队一个跟着一个朝前走着,一百多只手电把漆黑的通道照的雪亮。张德豫和楚飞飞走在最前面,他们俩不时地抬头低头,看看前面又看看脚下,小心翼翼地迈着步子,生怕哪里会踩到陷阱。

    既然是人工开凿的通道,难免会遇到人工开挖的陷阱,所以两个人不断地用棍子敲打着地面,地面传来很沉闷的响声。

    走了大约有一百米左右,出现了三个分叉,三条黑漆漆的通道通往三个方向,前进的队伍停下了,张德豫和楚飞飞对视一眼,都有些迷茫。

    楚飞飞想了想,说道:“张队长,要不这样,我带着我的小队从右侧搜寻,你和你的队伍走左侧和中间通道。”

    张德豫寻思了一下,点点头表示赞同,把队伍分成两部分,这样,三队人马各自进入三个通道,张德豫走进了最中间的那个通道。

    进入前,张德豫让战士们小心点,注意脚下,当心有陷阱,然后就带头进入了中间那个通道。

    通道里悄无声息,寂静一片,洞壁上很干燥,没有之前山洞里那般潮湿。越往里走,张德豫的心里越不踏实,他很惊讶山洞里竟然有这么神秘的通道,更没想到一个通道里还有分叉,仿佛进了迷宫一般。

    楚飞飞进入的右边通道,他也惊讶不已,长这么大第一回带队进入如此神奇的地方,看着洞四周,摸上去比较平整,绝对不会是天然形成的,肯定是人类开凿的,那会是什么人做的呢。这么长的通道,需要多少人力啊,需要开挖多久啊,又是为的什么呢,真没想到秦岭深处还有这么神奇的去处。

    又朝前走了几十步,队伍忽然停下了,楚飞飞惊讶地现,前面竟然又出现了两个分叉,一左一右分开的很明确,这可把众人看傻了,不知道该往哪里走为好。

    然后人群里就有些骚动起来,有人竟然说里面可能是通往帝王陵墓的通道,说不定有陪葬的冤魂,有鬼呢,进去后说不定就出不来了。

    一时间引的战士们议论纷纷,楚飞飞听的烦躁,转身说道:“哎哎,干什么干什么,吵什么吵,都闭嘴啊,瞎说什么呢,什么帝王陵墓,真有帝王陵墓,那我们岂不是财了。”

    楚飞飞的一席话就像一缕春风,顿时把大家的恐慌吹散了,转而代之的是急切的心情,谁不喜欢黄金,谁不喜欢珠宝,虽然即使真的有,那也得交给国家,但是那种心痒痒的好奇心还是让大家的心里波动不已,都有些蠢蠢欲动。

    不过问题也摆在众人的面前,应该进入哪个通道呢,楚飞飞看了看密密麻麻的队伍,一共是五十人,本来五十人并没有多少,只不过在狭窄的通道里显得格外的拥挤。

    他分了一下队伍,二十五人一组,分为两组,分别进入左右两个通道,楚飞飞带着其中一组走进左边的那个通道里。

    他们不知道,这些通道都通往一个地方,那个地方正有一百多个人正在蓄势以待,有些人穿着白衣服,就和先前被战士们打烂的白衣人一样。也有些人穿着更加恐怖,竟然穿着清朝宫廷的服饰,头像竟也粘着符咒,活像一群行尸走肉,或者说是一群僵尸。

    他们的前方有着十几个洞穴,他们自身也处在一个更大的洞穴里,洞穴里点着明亮的烛火,他们的眼睛一直盯着洞穴的方向。

    在他们的身后,站着三个蒙面人,站在中间的那个人开口了,那人的声音很诡异,很阴森,也很低沉,他只说了两个字:“出。”

    那群人并没有动,当中间那个人说出“出”两个字的时候,两边的蒙面人分别走到这些僵尸一般的人群面前,逐个拍了下他们的后背,然后这些人就动了起来,一个跟着一个分散地朝着各个洞穴走进去,很快就全部进入到洞里,消失在黑暗的洞穴里。

    怎么只有三个蒙面人,那个老头呢,还有刘淑她们呢,她们去了哪里。时间往后退,回到王大鹏一行人和蒙面人对峙的场景。

    王大鹏一把扯下老者的面罩,面罩脱离面部的一瞬间,所有的人都惊呼起来,即便是那三个蒙面人的身体都略显一颤,难道他们也没有看过老者的面容么。

    王大鹏几个惊讶地张大了嘴,老者的脸上仿佛是一个画满浓妆的京剧脸谱,然后突然淋到了雨一样,整个脸的妆容混杂在一起。另外,不光如此,他的脸上仿佛被开水烫过,就像糜烂的肉末一般黏在脸上,要多恶心有多恶心,简直找不到恰当的词语来形容,说他的脸让人看的毛骨悚然一点都不过分。

    王倩兰一把捂住嘴巴,喉咙里咕噜了半天,还是忍住了,差点就要恶心地吐出来。其他几个人的喉咙也是不断地上下移动,都在强忍着胃里的翻腾。

    就在大家都有些面容失色时,老者忽然放声大笑起来,干瘪的嘴巴里露出一排参差不齐的牙齿,黄的黑的牙齿上布满了恶心的残渣。王倩兰终于忍不住了,哇的一口吐了出来,好久没有进食,吐不出什么东西,但是翻江倒海的胃里不断地朝外干呕着,刘淑也紧跟着吐了起来,两个美女吐得昏天地暗,意识竟然也变得模糊起来。

    不光是他们两个,王大鹏和李星忽然也感觉脑子晕,忍不住伸手托着脑袋,然而晕厥感越来越强烈,王大鹏勾着老者脖子的手也慢慢松开了。

    老者依然狂笑不止,面部越笑越狰狞,笑声越来越尖锐,王倩兰忽然感觉这个声音好熟悉,好熟悉,就在意识完全丧失前,她忽然记起来了,这个笑声竟然就和第一天野营的夜晚听到的那个女人的惨叫一模一样,难道……想到这,王倩兰头一歪,靠着刘淑晕了过去,刘淑被王倩兰的身体一推,立马就倒在地上,也晕了过去。

    王大鹏和李星还在挣扎,然而越来越强烈的眩晕终究还是击溃了他们的意志力,终于也和两个美女一样晕厥在地。

    与此同时,老者的笑声戛然而止,他一把推开王大鹏的手臂,重新带上面罩,站起身来,走到那三个人面前,开口说道:“一个也不要放走,全都留下陪我的曾祖父。”

    不知老者的这句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是说不放走王大鹏他们么,可是他们现在一点反抗力都没有了,不像。那么会是谁呢,难道是说张德豫他们么,可是他们有将近三百名武警,还有一百多条狼狗啊,凭他们四个人能对付得了,胃口也太大了吧。

    至于什么曾祖父,那更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了,不过三个蒙面人没有任何疑问,他们点点头,立刻转过身返回了通道里。老者低头看着几个晕厥的男女,轻微地哼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