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真实的感悟
作者:VS淬火真情VS      类型:科幻灵异      直达底部
    以张明远等人的体力追上只有半圈优势的女兵并不是难事,两百米的距离只不过是一个小冲锋而已。但是由于张明远他们对女兵的体能极限不摸底,所以也不敢冒然追上去,跑过长跑的人都知道,一旦速度提上去了,就意味着对自身耐力的挑战,张明远他们必须要确保在最后的一千米有足够的体能冲刺,无论能不能跑过对方,必须采取这样的战术,因此在前三公里,张明远的四人小组只能慢慢接近女兵。

    虽然慢,但距离逐渐在拉近,有的人是越跑越快,张明远他们就属于这样的人。韩丽和其他的两名陆战队女兵也属于这样的人,但女少尉不是。两公里过后,女少尉的呼吸已经凌乱,脚下也变得沉重起来。韩丽不得已接过了她手里的负重,四个人的负重在三名女陆战队员的身上平均分开。

    张明远注意到了这一点,他知道,最关键的时刻已经到了,最好的进攻就是趁对方阵脚初现凌乱之际,留给对方调整时间,无异于丧失战机,这一点在他上学起见打群架的时候,就已经深刻地意识到。

    “加快速度,”张明远说了一句,同时跑到了领跑的位置上,“跟我上!”

    四个男兵的脚步逐渐加快,彼此之间只相差一个身位,他们甚至能听到队友有节奏的呼吸声。一个团队的默契就是在这种环境中磨练出来的,什么是团队默契?要有一个高度统一的目标和节奏,要有一个善于审时度势、及时调整运行方案的指挥者,要有对方案高度信任、无条件履行的执行者,而这一切都是建立在充分信任和相同素质的基础之上的,诸多因素缺一不可。在当今这个充满挑战和竞争的年代里,个人能力逐步、也必将服从于、服务于团队理念,需要的就是这种团队意识和素质,不同之处在于,社会上称之为团队文化,而军队称之为战斗意志。如今,许多企业也在从军事化管理的模式中不断摸索如何提升整体实力之路,但往往执行过程中更多的是体现了外在的表象,而忽视或者没有意识到军事化管理体系中的真谛,勇猛顽强的作风和严明的组织纪律的背后,其实质应该是执行力的提升。

    张明远他们明白这一点,韩丽这些女陆战队员就更明白这一点了,看着渐渐逼近的男兵,韩丽的心里有些着急,但她的脸上没有丝毫的表现出来,她明白,如果让女少尉看到自己的焦急,那她的压力会更大。韩丽的手轻轻地拉住了女少尉的臂弯,“别急,调整呼吸。”

    女少尉已经到了三公里的体能极限,汗水已经顺着她的鬓角滑落,“不要拉我,我自己能跑!”韩丽的手又慢慢的收回,身旁的这名女少尉虽然并不是来自陆战队,但她的身上同样充满着军人的气质和精神。谁都知道,一旦被别人的手拉住了自己,无疑就给自己的心理找到了一种依靠,这种依靠对于团队将是致命的。韩丽也不想现在就为她建立起这种依赖,她能给与的只能是精神上的鼓励。

    “姐妹们,”韩丽突然大声喊了起来:“陆战队的魂是什么?”

    “忠诚、团结、责任、奉献!”其余的两名女队员齐声高喊。

    “陆战队的胆是什么?”韩丽的声音更大了。

    “首战用我,用我必胜!”回答声也更加激昂。

    “陆战队的战斗意志是什么?”

    “打不垮、拖不烂,英勇顽强,不怕牺牲——”

    雄壮的声音在操场上回荡,包括女少尉在内的四名女队员的步伐更加坚定有力,这是陆战队在训练过程中激励斗志常用的一种方式,百米之外的张明远是第一次感受到。那个一直萦绕在他心头的抉择再次涌进脑海,难道这就是陆战队?韩丽她们作为女陆战队员所表现出来的拼搏精神,在张明远的心头重重地撞击了一下。陆战队,这应该是一个什么样的战斗集体?就连这些女兵也同样具有令人惊讶的战斗品质,而那帮男兵们就更是无法想象了。

    此刻,张明远产生了一种强烈的冲动,这种冲动随即变成了一种力量,一种可以让人完全为之倾尽全力的动力,他的步伐更大了,“跟我上!”现场的气氛也在随着女兵的震撼和男兵的追赶中变得更加热烈,加油声、呼喊声,此起彼伏。这是一种能够让人完全放下包袱,不计结果的竞速,张明远第一次感到了激情冲破体能极限所带来的奔放。

    陈金军、宗政德、刘玉东紧紧跟在张明远的身后,与其说是被张明远所带动,不如说是被现场的气氛所鼓舞,男人和女人的体质差别在这一刻得到充分证明,并不是韩丽她们的体能差,而是张明远他们的体质太好了。几个月后,他们四个人都被选拔进了陆战队,在入队仪式上,韩丽远远地看着他们四个人挂上了陆战队的臂章,直到那个时候,当初这次比赛失利的阴影才从这名女陆战队员的心头抹去。

    操场是一角,徐营长轻轻地点了点头,“卫国啊,你觉得他们谁会赢?”

    李卫国对营长的突然发问大惑不解,张明远他们赢得比赛已经是十拿九稳了,用张明远他们的强项去比女人的弱项,难道输赢还不明显吗?“营长,我……我,不好说,毕竟对方是陆战队的老兵,”李卫国用一种近乎是和稀泥的方式表达了自己的观点。

    徐营长当然能听出来李卫国的言外之意,他并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含笑看着场地上狂奔的战士。

    一阵男兵的喝彩声传来,张明远已经和女队员们并驾齐驱,那种谐虐的念头让他有意放慢了速度。“哎呦,不行了,跑不动了,”他故意说了一句。

    身后的陈金军等人当然明白张明远的意图,损,这小子太损了,你不就是想挖苦挖苦、炫耀炫耀嘛!?

    见众人没有搭腔,张明远不觉有些沮丧,他继续说道:“不行了,二子,我跑不动了,帮我拿着枪,”他甚至还装出老态龙钟的样子,剧烈地咳嗽了几声,等他表演结束后,他看了一眼身旁并排跑动的女队员。

    先是魁梧女兵,“该减肥了,呵呵,”他低声说了一句。“说谁呢!”魁梧女兵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痛快,哈哈。

    再是被他称为搬砖民工的女兵,还没等他想出词来,女兵率先发难,“德性,”张明远从她的目光看到了愤怒。

    解恨,哈哈。

    他又紧跑了两步来到了女少尉的身旁,本想调侃一句,怎奈对方是个军官,张明远边跑着边敬礼,“你好少尉同志,加油……加油,”看着女少尉略带痛苦表情,张明远有意喘着粗气,果然,因为他的干扰,女少尉的呼吸就更凌乱了,张明远看到了她更加紧皱的眉头。

    过瘾,还没等到张明远心里哈哈出来,跑在他前面的韩丽突然有意斜刺里的一个箭步冲到了他的前面,张明远赶紧转身躲闪,可由于距离太近,他还是撞在了韩丽背后的背包上,惯性让张明远踉跄几步,险些跌倒。

    当张明远愤怒地调整好步伐的时候,韩丽头都没回地揶揄了一句:“哼,是不是脸疼得跑不动了?!”包括男队员在内,所有的参赛队员都笑了。

    “活该,”宗政德撂出了两个字,随即超了过去。

    “自找的,”刘玉东撂了三个字,也超了过去。

    最后一个陈金军故意呆板着脸,“同意!”

    张明远真是哭笑不得,他能做的就是追赶他的队友,不,在他看来不是队友,而是重色轻友之徒。

    漫天的雪花飘洒着,张明远他们已经远远地超过了女队员,一圈……两圈……三圈,胜负已经毫无悬念,可张明远的心里却没有预想的那种轻松,女队员们鼓舞士气的喊叫声不时传来。

    “谁是真正的对手?”

    “自己!”

    “如何面对困难?”

    “坚持!”

    “谁是最强的女兵?”

    “是我!”

    ……

    听着女队员的喊声,张明远感受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感动,他知道,如果不是那名拖后腿的女少尉,如果对手全是陆战队员,那比赛的场面绝不可能是现在这个样子,起码韩丽她们不会输得这么多。可就是这名女少尉,自始至终都没有接受他人的帮助,在最后的一千米里,女少尉的脸色已经发白,双手痛苦地掐住自己的腰,可她的步伐依然始终向前,没有停歇。

    当张明远第二次超过女队员的时候,他不再调侃,当他第三次超过的时候,他留下了真诚的目光,“加油!”当张明远带着自己的队友冲过终点线的时候,他的脸上没有丝毫的喜悦之情。他静静地站在跑道旁,所有的负重都还在身上,看着依然在跑道上努力的女队员们,他的心里仿佛被一块巨大的石头压住了,真的谢谢你们,是你们告诉了我什么是坚持!他的心里默默念叨着,手里的钢枪握得更紧。

    宗政德并没有像陈金军和刘玉东那样站在张明远的身旁,冲过终点后,他用力地像女队员冲去,他要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他跟在女少尉的身后,不停地加油鼓励着。当韩丽她们每次跑过面前的时候,张明远都觉得心里的石头又增加了一块,沉重,就意味着感悟。

    远处的徐营长再次问起同样的问题,“卫国啊,你觉得谁是真正的赢家?”

    直到现在,李卫国才明白刚才营长问话的真实含义,此刻,他真的无法回答营长的问题,张明远,赢在了体能上。而韩丽,赢在了精神上。

    人,活着,是需要精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