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电话情缘
作者:VS淬火真情VS      类型:科幻灵异      直达底部
    回头算算,离开家已经三个月了,三个月里发生了太多,太多的第一次,太多的转变,但是现在,当许若欣问起这个问题的时候,张明远内心深处那久违了的思乡情愫慢慢滋生、蔓延。蓦然间,仿佛一切都回到了起点,回到了三个月前……

    说不想家,那是假的,可是该怎么说呢?张明远脸上的笑容渐渐停滞了,其他的人都静静地看着他。尤其是许若欣,她的目光里充满温情和鼓励,从张海峰那里了解到,明远的父亲在送别儿子踏上征程时的异常表现,许若欣就用一种对人性的敏锐捕捉到张明远的与众不同。

    此刻,是大年三十的下午,父母一定又在厨房里忙活着年夜饭,张明远似乎又闻到了那种久违的味道,炸带鱼、煎藕合,还有那浓浓的饺子馅的味道慢慢地从厨房探出头……一切仿佛就是在昨天。

    想到这里,有一种委屈涌进眼窝,张明远强颜欢笑,但是他慢慢的低下了头,把面前的一杯啤酒一饮而尽。许若欣作出了一个让所有人都有些意外的举动,她从自己的挎包里竟然拿出了一部手机,递到了张明远的面前,“给家打个电话吧。”在九十年代,能拥有一部手机,绝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因为许若欣的职业特性,单位给她配备了一部。

    张明远微微愣了一下,缓缓地伸出手,接过许若欣递来的手机,他的动作是那样的谨慎,仿佛他要接过的不是手机,而是一种压力,一种对家的压力。

    手机就在张明远的手里反复揉搓着,终于,他掀开了摩托罗拉手机的翻盖,在许若欣的指点下,他拨通了家里的电话号码。

    嘟……嘟……嘟,手机传出的每一声等待都像是一种期盼,许若欣看到张明远的喉结在跳动着,终于,电话接通了,“喂,你好,”是母亲的声音,“喂,你找谁?”张明远一时间竟然哽咽住了,所有焦急的目光都投向了他。

    “妈……是我,”张明远轻声说道。

    “是明远吗,”母亲的情绪立即激动起来,“明远,我的儿……”

    张明远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情感了,他不想让旁人看到自己流泪的样子,他迅速地站起身,拿着手机离开了房间。他的一举一动都被许若欣用镜头记录下来,直到那扇门被关上。房间里陷入沉静。

    张海峰的一句话打破了沉闷,“唉,羡慕啊,我都没有用过手机啊。”

    许若欣脸上出现了笑容:“那是因为你用不着手机。”

    李卫国点点头,调侃道:“对,海峰不用手机,他就是个无线电台,只要总部一呼叫,他马上出现,我看他就是个遥控机器人啊,呵呵,是吧,海峰!”

    张海峰用力地点点头,“对,老李,今儿下午,就这句话说对了,”他扭脸对许若欣开了个玩笑,“许记者,让我看看你手里的遥控器呗。”

    许若欣白了他一眼,“哼,谁知道有几个遥控器。”

    一句话噎得张海峰直翻白眼,其他人则被逗乐了。

    三分钟后,张明远回来了,他的眼眶仍旧有些湿润,但眼角挂着满足的笑容。“哎呦,真看不出来,我们分队顶天立地的爷们也有柔情的一面,”李卫国端起酒杯,“来吧,明远,看你这表情就知道家里一切都好,来,咱俩干一个,祝愿父母春节快乐,身体健康,”没等张明远回答,李卫国一仰脖喝干了杯中酒。

    张明远二话不说也喝干了酒,他把手机递给陈金军,“二子,给家打一个吧。”

    谁都知道,陈金军的父亲早就过世了,是母亲把他们兄妹三人拉扯大的,弟弟和妹妹都在上中学,母亲身体不好,有慢性病,因为生活拮据,母亲只能常年服用成本低廉的中药。

    陈金军犹豫着,他看了看许记者,许记者投来一个鼓励的目光,陈金军这才接过手机起身走了出去。“明远,陈金军的母亲是干什么工作的?”许记者问道。

    “没工作,”张明远肯定地回答,“就是开个小商店。”

    每个人的心里都微微一沉,李卫国赶紧转移了话题,“明远,刚才跟老太太怎么汇报工作的?”

    “也没说什么,就说家里都挺好的,说我爸退休报告也打上去了,”张明远长叹一声,“也该歇歇了。”

    “我看你的档案里,你父亲曾在云南边防部队服役过,”许若欣问道。

    “对,不过那时候我还小,不记得这些事情,后来也是听母亲说过,他参加过南疆保卫战,好像那时候是个连长。”

    聊起父亲,张明远好像有一种既熟悉又陌生的感觉,“我爸也没说什么,就是让我好好干,别想家,我妈说了说家里过年的情况,哦,还说上午王滢……”他突然觉得自己语失了,于是赶紧打住。

    李卫国一副不依不饶,“说,听到最关键的时候了,怎么停了,王滢?呵呵,就是你那个小对象吧,她怎么了?”李卫国一脸的神秘。

    张明远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其实也没什么,就说王滢上午来过家里,还帮我妈干了干家务活,还送了些年货。”

    李卫国一拍桌子,“好,行,明远,我看你找的这个媳妇真不错,就冲这一点,来,”他又端起杯子,“应该喝一个,你小子艳福不浅啊,一定好好把握,这个……这个,尽快娶进门。”

    张明远那股子玩世不恭的样子又回来了,他立即起身一个立正,“是,保证完成任务。”

    “老李啊,明远才十九岁啊,早着呢,”张海峰哭笑不得。

    李卫国倒是一脸的无所谓,“来,海峰,还有你,尽早把事办了,工作上我要向你看齐,生活上你要向我看齐,对不对,来,端杯子。”

    张海峰笑着端起酒杯,“我说了不算,”说这句话的时候,他把目光投向了许若欣。

    许若欣眉头微皱,“看我干什么,你的事你自己说了算。”

    李卫国是听出了这句的话外音,他高兴得大笑起来,“好好好,许记者,来吧,你这手里捏着遥控器的,一起喝一个,我李卫国是个粗人,今天我高兴,难得聚在一起,说两句实话,第一句话,当兵的不容易,抛家撇业的,忠孝难两全呀,不容易,”他的声音有些激动,“第二句话,选择嫁给当兵的女人,更不容易,咱远的不说,就说这过年,人家家里万家团员,老婆孩子热炕头,可唯独这些军嫂啊,只能有苦往肚子里咽,老人要赡养,孩子要管,里里外外都靠自己,选择军人,就意味着奉献,军功章上有军人的血,更有军嫂的泪!”李卫国摸了一把眼睛,“来,咱们一起干一个,为了军嫂,还有那些以后的军嫂,干!”

    所有的人都被李卫国的这些话深深地触动了,他们共同举杯把那份感动和着酒水一饮而尽。

    放下杯子,众人落座,李卫国点起一支烟,“明远啊,我要是你,我就给王滢打个电话。”

    众人也表示赞同,正好陈金军满脸笑容地推开门,张海峰立即用手一指,“金军,把手机给明远,让他给王滢打个电话。”

    张明远接过手机,满脸的难为情,“就别打了吧。”

    “屁话,”李卫国脸一扳,“现在不打什么时候打,明远,你小子以前也没少打,怎么这会儿认怂了?打,必须打!”

    张明远一脸的苦相,“分队长,以前打电话都是……哎呀,都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李卫国苦苦相逼。

    “打,我肯定是想打,可是你想啊,今天是大年三十,她爸妈都在家,我们这关系又没公开,万一让她爸妈接到电话,那……”

    “我来打,”还没等张明远申诉完,许若欣就爽快地提出了建议,“等王滢接了以后,你再说话。”

    “对,这个办法好,”张海峰不住地点头,“呵呵,怎么听着像上学那会儿似得,找个女同学帮忙打电话……”他说着说着就看到了许若欣一样的目光,他立即停住了话头。

    “好,那就麻烦许记者了,”张明远用力地一点头。

    电话拨通了,很快就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张明远一吐舌头,嘴上做了个口型:“她妈”。许若欣立即回答:“阿姨你好,我是王滢的同学,王滢在家吗?”所有的人都兴奋地看着许若欣,就好像要等待的人是自己的对象一样,几秒钟后,一个女生娇美的声音传来,“喂,你好,我是王滢,你是哪位?”

    许若欣回答了一句:“你好,我是张明远的战友,她就在我身边,他想和你通话,”随即把手机就递给了张明远。

    张明远接过手机贴在自己的耳边,“你好,滢,我是明远,”他的眼睛里洋溢着幸福和牵挂,他仿佛看到王滢低垂着脸,指尖轻轻地揉搓着自己的衣角,她的目光中带着一丝哀怨和柔弱。

    一点不错,电话另一头的王滢的确用这种姿势表达着自己的惊喜,她不敢多说话,生怕被父母听到。

    “你好吗?我想你了,”张明远难得会表现出这种温柔。

    “嗯,我……我也是,”手机里传来王滢低低的声音,可这低沉的声音还是能让安静房间里的每一个人听到,李卫国高兴地端起酒杯喝了一口,许若欣不失时机地打开摄像机对准了张明远,张海峰满脸微笑地看着他,陈金军则凑到手机旁皱着眉偷听着。

    “谢谢你,王滢,谢谢你上午能去我家看望我父母,他们很高兴,”张明远的目光中闪动着甜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