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授衔仪式
作者:VS淬火真情VS      类型:科幻灵异      直达底部
    毋庸置疑,无论在任何时候,父母是距离自己的内心最近的人,父母就代表着家,那是一个多么令人向往的地方。记得从前,自己是多么的不想回那个家,只有在自己最无所事事的时候,才会想起家,想起父母。但是现在,这个词让张明远感到心中隐隐作痛。两个多月了,这次离家的时间最长,也最彻底。想家,是每个军人都要经历的一关。

    张明远轻轻地点点头,”对,父亲当过兵,”谈及父亲,张明远似乎有很多的话要说,也似乎又不知道该从何说起,他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语言来准确的描述自己的父亲,其实,他是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心态来面对这位最可敬的人,此刻,他唯有轻声的叹息。

    许记者见他有些失落,也就不再继续追问,于是换了一个轻松的话题,”张班长,我听说你有个对象,正上高中呢。”

    许记者冷不丁的一句话让张明远的心情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转弯,看着女记者一脸神秘的笑容,张明远问了一句:”这个档案上也有?”

    许记者被他的这句话逗乐了,”呵呵,没有,我是无意中听到别人说的。”

    张明远的目光立即落到了陈金军的脸上,陈金军有意避开他的目光,很显然,陈金军就是许记者嘴里的这个别人。”许记者,你知道为什么有的人不吃菜吗?”张明远自问自答,”因为他就不应该长嘴。”

    许记者微微一愣,明白了个中缘由,”说说吧,好吗,张班长,让我们也感受一下当代革命军人的爱情观嘛!”

    元昊等人立即开始怂恿起来。张明远无奈地摇摇头,”唉,交友不慎呀,说就说,”他挺了挺腰杆,”那是在一八四零年鸦片战争的时候……”

    ”戚,”四周的唏嘘声响起,”哎呦我的哥吔,”元昊都着急了,”咱不装犊子了,行不,刚才就弄的跟个哲学家似得,这会又装文学家,哥呀,跟我们这在说书呢吧?!”

    许记者微笑着和所有的人一样在等着张明远的回答。张明远无奈地笑了笑,”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没有海誓山盟,没有激情四射,真的很平淡,我和她是一个学校的,她比我第一届,学习很好……”

    陈金军突然插了一句:”对,他就会骗那些善良的小姑娘。”

    没等张明远搭腔,元昊先急了,”二子哥,别打岔,让他说。”

    ”我们相处了两年,是在球场上认识的,”张明远的思绪仿佛随着微风飘向远方的姑娘,”她长得很漂亮,是校花,她人很好,性格内向,我喜欢跟她在一起,感觉很踏实,她也最希望我能踏实地呆在她身边。”张明远的声音戛然而止,所有的人都意犹未尽,”没了?”元昊问道。

    张明远点点头,”没了。”

    ”哥,你说你,我还想听点够劲的呢,又是校花,又是呆在身边的……”

    还没等元昊唠叨完,张明远一摆手打断了他,他知道耗子嘴上没把门的,想到哪儿说到哪儿,现在许记者就在现场,万一说了不该说的,怕是影响不好,”停,我说耗子,你一个年纪轻轻的毛孩子想听什么啊,你思想很不单纯啊,白长了孩子脸,”一句话引来众人的嘲笑声。

    ”那你们考虑过以后吗?”许记者认真的问道。

    这个问题,张明远曾不止一次的问过自己,他没有答案,他害怕找到答案。自己现在是一名普通战士,而王滢肯定会考上一所很不错的大学,两个人生活在不同的世界里,而且差距会越来越大,谁也无法预测未来。至于结婚,张明远从来也没有考虑到那么远,在一个十九岁的毛头小伙子的意识里,也根本不可能考虑那么远。现在的张明远对于这份爱情,只能说是享受,享受着拥有王滢的每一天,虽然两人身处异地,但起码两个人的心灵是想通的,这难道不是一种享受吗!

    ”考虑过,起码我考虑过,但没有交流过,她曾经问我,能爱多久,我说,能爱到永远,”张明远的脸上浮现出淡淡的温馨,”她又问我,永远到底有多远。”

    许记者也急切地追问,”那你是怎么回答的?”

    ”我说,不知道,我只知道好好的珍惜每一天,无数个每一天加在一起,就是永远。”

    许记者突然感到自己的心头一热,那种温馨浪漫而又略带伤感的爱情誓言轻轻地撞击着她的内心。张明远转过头,目光中有些幽怨,”许记者,我也只能这样回答了。”

    许若欣第一次怀揣着感动注视张明远的眼眸,眼前的这个大青年表现出了与他的年龄不相符的成熟,自己竟然被一个新兵轻轻地感动了一下,这让许若欣觉得有些不可思议。面对张明远的目光,许若欣选择了躲避,她把目光投向远方,声音有些迷离,”对,你已经回答得很好了。”

    张明远看出了许记者有些异样,于是岔开了话题,”这段就别播了,呵呵,删了吧。”

    新兵们的嬉笑声再次响起。

    时间,就像是个小偷,当你想抓住他的时候,你无从下手,而他会在你不经意间偷去你的青春,同时,他也会给你留下回忆。记得那时,张明远他们这些新兵最烦听到的就是起床号,最喜欢听到的就是熄灯号,时间就在起床号和熄灯号之间不停歇地流逝。

    张明远和宗政德两个分队完全点燃了全团的训练热情,事实证明,当时熊团长的决定是正确的,完全可以说是四两拨千斤,每次路过训练场,熊团长看着热闹的训练场景,他虽然总是绷着脸,但满意的笑容还是会出现在心底。

    还有一个星期就过春节了,从小年开始,各个分队在紧张的训练之余,已经开始着手新兵连春晚的节目了。许记者已经回去了,她在新兵连呆了三天,按她的话说,就是要分镜头、分时段进行拍摄。弟兄们也会偶尔谈论到她,许若欣的内敛性格,认真的态度,温柔的声音,就像是一个邻家的大姐姐,让所有接近她的人都能感受到她身上散发出来的独特气质。有时候张明远甚至会拍着陈金军的肩头煞有介事地推荐:“二子,你以后找对象,就找许记者这样的,又有文化,又有气质,呵呵,而且还是个军官。”陈金军总是白愣他,“你怎么不找!”“你看,我也很想找,可惜已经有王滢了,咱总不能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吧,”张明远也会偶尔把王滢和许若欣进行着对比,两种不停的女人,两种不同的性格,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将这两个女人进行比较。

    大年三十的上午,进行了新兵的授衔仪式,无檐带着飘带的海军战士军帽上那一行金色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字样在帽徽的映衬下显得格外醒目,新兵们换上了蓝色的海军服,正方形的列兵肩章秀在两个肩头,白色的舰艇靴把每个人都衬托得英姿飒爽。仪式前,战士们列队站在在大礼堂,从每一个新兵依次走进这里开始,他们每个人的内心都充满了兴奋和期待。主席台前摆满了鲜花,抬上有一排首长席,后墙的正中央赫然悬挂着八一军徽。偌大的礼堂里安静异常,庄严的氛围让张明远感到肃穆、激动,从踏入军营的第一天起,他就期盼着这一天早一点到来,现在,这一刻终于来到了。授衔,就意味着成为一名真正的军人,两个月了,那一幕幕让自己感到的画面在张明远的脑海里浮现。

    许若欣肩扛着摄像机悄无声息地走进礼堂,她的镜头在寻找着熟悉的面孔。

    上午九时,团首长鱼贯走上主席台,气氛一下子变得更加紧张起来。团值班员李卫国一路小跑着来到队伍前,“稍息,立正——”新兵肃穆而立,“报告团长同志,新训团集合完毕,实到六百五十人,应到六百五十人,授衔仪式是否开始,请您指示,值班员李卫国,”李卫国的声音在整个礼堂里回荡。

    “按计划进行,”熊团长还礼。

    “是,”李卫国的声音听上去也因为激动而有些沙哑,“请军旗——敬礼——”

    张明远永远也忘不了这一刻,在雄壮的《人民海军向前进》的海军军歌音乐中,后台走进了军区仪仗大队的战士,他们身着一号礼服,护旗手斜跨礼兵枪,执旗手手执军旗,八一军旗在前,海军军旗在后,挺立在主席台的中央,这一刻所有的新兵都在用目光表达着敬畏。

    这就是军威,你只有亲身经历过,才能感受到那种只有在军队里的震撼,那种排山倒海的气势是其他任何场合所无法比拟的。

    音乐声戛然而止,“我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人,我宣誓!”在李卫国的领誓下,所有的新兵齐刷刷地举起了右手,“我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人,我宣誓!”雄壮的声音震得整个礼堂嗡嗡作响,“服从中国**的领导,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服从命令,严守纪律,英勇战斗,不怕牺牲,忠于职守,努力工作,苦练杀敌本领,坚决完成任务,在任何情况下,绝不背叛祖国,绝不叛离军队!”

    每一句话都是一种誓言,什么是誓言,誓言就是要用自己的热血甚至是生命来捍卫的承诺,张明远用尽平生最大的力量在呐喊着,目光射出的是坚毅,声音呐喊出的是刚强,军旗正红,热血沸腾,张明远的眼眶湿润了,喉咙仿佛被什么堵住了,呐喊,他能做的只有呐喊。当他喊到最后一句的时候,“在任何情况下,绝不背叛祖国,绝不叛离军队!”他的情绪高涨到了极点,眼泪不经意间滑落,他不知道,在今后的日子里,就是为了这句军人誓言,他付出了太多、太多……但无论在任何困难的环境下,他没有退缩,他用生命完成了对军旗的誓言。

    人活着,是需要精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