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高手过招
作者:VS淬火真情VS      类型:科幻灵异      直达底部
    张明远不是傻子,对面的这个小伙子的意图他非常清楚;他更不是懦夫,人家已经骑到脖子上了,自己就不能退让了。要想证明自己不是傻子,更不是懦夫,唯一的方法只有一个,打。张明远当然知道部队的纪律,但他更知道男人的尊严。

    “滚蛋,”张明远同样用微弱的声音回答对面的青年。

    青年冷哼一声,脸上浮现鄙视的神色,“有种跟我到外面来。”

    两人的火药味影响着周围的新兵,很多人都不打水了,纷纷站在一旁,很自然地腾出一条路。青年人在前,张明远在后,来到了水房外的空地上。

    元昊几乎是带着哭腔一路劝着,“哥,算了吧,别打架,我求你了。”

    张明远放下暖瓶,把水房钥匙递给元昊,“耗子,你给老班长送过去,然后提着暖瓶回去,不用管我,就当什么都没看见,放心,不会连累你的。”

    元昊皱着眉头按照张明远的安排去做了,接过钥匙的老班长当然能看出来将要发生的事情,他大步走了上来。“都吃饱了撑得是吧?都滚回去,”老班长推了张明远一下,“听到没有。”

    张明远一脸笑容,“班长,不是我要打架,是有人想让我打,我也没办法。”

    对面一步之遥的青年人已经是一脸严肃,他已经在开始活动手上的关节,叭叭作响。

    老班长知道自己已经无力挽回什么,退后几步,“那就打,我看着,想死我不拦着,我看你们谁能把谁打倒。”

    四周的新兵只是远远的看着,认识张明远的,知道他的脾气,现在上去劝他无疑等同于侮辱他。认识对面青年人的,看来也了解青年的性格,也不上来劝阻。都不认识的,就更不上来劝了。

    两人相距只有一米,张明远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眼睛慢慢眯缝起来,久违一种冲动在他的血管里冲撞着,他仿佛又回到了那个高中时代,没有后果,只有尊严。

    青年人慢慢的拉开架子,张明远虽然不懂武术,但他能看出来对方是练过的,这让他不得不谨慎对待。张明远的目光直视着对方的眼睛,余光在寻找破绽。突然,对方猛然向前一个上步,青年的后脚还没着地,张明远一拳就打了过去,对方等的就是张明远的出招,青年一个矮身,躲过张明远的拳锋,左肘狠狠地撞向张明远的右肋。

    张明远后悔自己的冒然出击,他低估了对方的实力,他的右拳已经来不及收回,躲是躲不开了,只有硬拼,他的左拳瞬间出击,直击对方面门。

    青年人也后悔自己的盲动,原以为仅此一招就能击打在张明远的软肋上,剩下的就是看着他痛苦的倒地,可是现在,如果自己的左肘击打在张明远右肋的同时,自己的面门也会遭到重击。青年人的身型瞬间向后弹开。

    张明远已经下了决心,决心硬生生接对方的一肘,也决心一拳把对方的鼻子打歪,可没想到对方竟然在毫厘间变换动作,向后弹出,看来对方并不想跟自己硬拼。自己的两拳走空激起了张明远更大的愤怒,以前打架从没有连续两拳走空的,他闷哼一声,身型也随即向前冲出,第三拳随即打出,直取对方胸口。

    青年人既然敢退名叫料到张明远会追击,他就等着张明远的追击,后脚一点地,左脚随即一个侧踹,脚面直扑张明远的面门。

    张明远再一次感到震惊,他没想到对方竟然能在急退的身型中进行攻击,看来对方的确是练过,水平完全在自己之上。青年人能在移动的身型中变换招数,可张明远却做不到,准确的说,是不可能迅速的做到,和第一次一样,这一脚躲是躲不开了,收招护头,也绝不是张明远的作风,只有进攻。

    青年人看出了张明远的意图,他也不可能再变换动作了,因为两个人的距离太近了,动作太快了。即便是能变换动作,青年人也不想再变了,硬拼就硬拼,看是我的脚厉害,还是你的拳厉害。

    两个人的脸上同时发出了闷响,张明远的右脸挨了一脚,青年人的左脸挨了一拳,两人身型停下,迅速向后各自退了一步。张明远感到脸疼,腮帮子一跳一跳的,嘴里有些发甜。青年人感到眼疼,左眼火辣辣的,不知主的眯缝起来。

    四周的新兵都看傻了,大部分都是第一次看到这么高水准的打架,与平常的那些街头闹剧完全不同,这几乎就不是在打架,而是在切磋武艺,如果不是在这样一个场合,有的人甚至能叫出好来,可此刻,没有人敢吭声。

    “别打了,”一声呵斥突然传来,副营长宋金贵大步流星地跑了过来,两人见状立即停手,张明远甚至又装出一副无辜的样子,“你们俩,干什么呢!”

    “没……没干什么,”张明远的脸上立即露出笑容,“打……打水呢。”

    “胡说,打什么水,打架呢吧,”宋金贵呵斥,“都给我去营部,张明远,去,把你们分队长叫来,宗政德,你也是,叫上你的分队长,我在办公室等你们,三分钟。”

    张明远听到了从宋金贵嘴里喊出的对方的名字,宗政德,这不就是全团射击第一的那个小子吗,我跟他不认识啊,那他为什么要找事呢?

    的确,宗政德和张明远不认识,也根本没有什么过节,宗政德之所以找事,完善是因为刚才张明远的举动,他亲眼目睹了一脸谄笑的张明远从老班长的手里拿过水房钥匙,大喇喇地第一个接水,宗政德最看不上的就是张明远的这种举动,他甚至感到恶心、厌恶,所以她就想教训教训这个在他看来是趋炎附势的张明远,原因就这么简单,简单得近乎荒唐,也只有他们这个年龄的半大毛头小子才能做出这样的事情。

    营部办公室里,张明远低着头,宗政德昂着头,宋金贵在两人面前大声地训斥着,喷薄而出的唾沫星子数量完全体现出他的愤怒,。一开始张明远和宗政德一样也是昂着头,但是宋金贵狂喷唾沫星子的刑罚让张明远随即低下了头,他甚至想起了高中时代那个可爱的英语老师——喷壶。他低下头根本不是因为内心的愧疚,而是为了躲避宋金贵喷溅而出的刑罚。

    宗政德的性格决定了他的举动,他倔犟好胜的性格让他即便是犯错也要挺着头,挺着头就是英雄,可既然想当英雄,那就要忍受着宋金贵的刑罚。宗政德的举动让张明远感到又好气又好笑,他想笑,可刚一咧嘴,脸疼,他不由自主地低声呻吟了一声。

    宋金贵立即听到张明远的面前,“怎么,我说得不对吗,张明远,你给我抬起头来,低着个头像什么样子。”

    天哪,张明远后悔呀。“抬起头,听到没有,”宋金贵在咆哮。

    没有办法,张明远只能慢慢地抬起头,喷吧,我认了!“张明远,你说你哼唧什么,你以为你训练成绩好,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吗,我告诉你,你还差得远……”没完没了的训斥,没完没了的喷壶,这哪是在挨熊啊,这简直是在洗脸呀!张明远实在忍受不了了,他大声地回答:“报告,我错了,我刚才不应该哼唧,”他试图用最强硬的方式回敬宋金贵,他借助几个爆破音,也奋力地喷溅着唾沫星子。

    宋金贵感到惊愕,张明远感到痛快,一旁的分队长李卫国当然能看懂张明远的企图,他想笑,可又不敢笑,佯装着轻咳几声,以掩饰自己的心情。宋金贵的注意力一下子就集中到李卫国的身上,他紧走几步来到李卫国的面前,“李卫国,我告诉你,你们分队就是因为有张明远注意的兵,训练成绩才上不去的,今天上午,不,全天,你们分队要进行体能训练,不准休息,包括中午。”

    “是,”李卫国大声回答着,“全天体能训练。”

    “还有你们分队,宗政德,你们分队也是!”

    终于结束了,先是两个分队长走出了办公室,紧接着两个新兵也走出了门。出了门的张明远一边用袖子擦了擦脸,一边小声嘀咕了一句:“妈呀,这比严刑拷打都厉害……”

    话音未落,办公室门内就传出宋金贵的咆哮,“张明远,你在嘀咕什么?”

    张明远马上一个立正站好,大声回答:“报告,我说我脸疼。”

    “滚蛋,别让我看见你!”

    “是,”张明远一吐舌头,李卫国在他头顶一拍,低声呵斥:“给我滚到食堂吃饭去。”

    张明远如释重负,紧走了几步,突然回过身对身后的宗政德说道:“别站着了,走吧,吃饭。”

    宗政德根本就不想搭理他,冷哼一声,“不用你管。”

    张明远热脸贴了个凉屁股,也就不再说什么,转身噔噔噔地跑下楼去。宗政德悄悄的用最快的速度擦了一把脸,可没想到不小心碰到了受伤的眼睛,钻心的疼,行,张明远,你小子下手也不轻,我记住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