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一瓶汽水
作者:VS淬火真情VS      类型:科幻灵异      直达底部
    父亲似乎看出了王滢的心不在焉,他完全无法想象自己乖巧的女儿此刻的心迹,父亲掩上书本,“滢儿,最近在学校里是不是有什么事情?”

    王滢低下了头,低声回答,“没有,都挺好的。”

    父亲轻轻地点点头,不再多说什么,站起身离开了房间。

    房门也随之被父亲轻轻的带上,王滢按捺不住地立即转过了身,一只手迅速抓住了窗帘,但这只手却停住了,很难用语言去描绘此刻王滢的内心世界,她不知道在自己拉开窗帘后,那个身影还会不会出现在视线里。她当然是期待的,但她又害怕,害怕失望。也许此刻对她来说,那个身影就代表了一切,如果在,她的情感将被戴上桎梏,从这一刻起,张明远将走进自己的情感世界,虽然这种发自内心的期待是如此的炫丽,但也意味着自己的生活将发生转变,她不知道爱下去,会带给她什么样的结果,她甚至开始对未知的生活因为懵懂而产生惧怕,她知道从此之后,原有的生活节奏将被改变,自己会因为另一个人的喜怒哀乐而带来悲欢离合,所以她惧怕。如果不在,那意味着什么也就不言而喻,伤心、失落,自己所有的努力都将是徒劳的。

    窗帘的背后,两种心情,两个世界……

    窗帘慢慢地背拉开,慢得在张明远看来就好像经历了一个世纪,但毕竟是拉开了。长久等待后的那种喜悦让张明远的脸上立即浮现出孩子般的笑容。张明远留在这里继续等待的原因非常简单,也很直白,就是想让王滢知道自己在等她,也是为了满足自己内心的那种迫切,对,就是想再见王滢一面。张明远并没有想很多,因为他对于爱情也是懵懂的,他不会想到自己这样做的后果,甚至都没有想过去用这种行为感动王滢。

    可张明远的性格决定了他一定会站在路灯下等待,张明远做到了,王滢也看到了。一种欣喜立即代替了王滢心头的忐忑不安,一个女孩子的感动也许就是一个细小的举动,就从这一刻开始,她的心被彻底俘获。

    如果说一开始张明远的心里有的焦躁不安,那现在,从两个人彼此看到对方的时候,这种焦躁不安顺着两个人眼眸之间的那根线慢慢地移到了王滢的心头。怎么办?感情的确能带给人力量,尤其是女人。不,必须要下去,我必须要见到他!

    王滢急切的目光在桌子上搜寻着,她抄起了一本书,面色焦急。她定了定神,拉开了自己的房门,“妈妈,我去一趟于亮家,有几道题我想问问他,”王滢找了一个很是蹩脚的理由。

    正在学着插花的蒋丽停下手里的活计,抬头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这么晚了,别出去了,没准于亮都睡了,还是明天再说吧。”

    王滢咬住了自己的下唇,她的头皮开始发麻,“不,妈妈,我怕我明天就更没有思路了。”

    蒋丽放下手里的花枝,“那我陪你去。”

    “哦,不用了,我自己去就行,反正不远,”王滢的声音尽量保持着平稳。

    “好吧,快去快回,”母亲又拿起花枝。

    王滢如临大赦一般拉开了单元门,随着轻巧的关门声,她的心剧烈地跳动起来,她脚下的步伐越来越快。也就是单元门关闭的同时,父亲拉开了自己的房门,“滢儿这两天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我怎么看她心神不宁的。”

    蒋丽想了想,“没什么不对劲的啊,是不是学习太紧张了?”

    “晚上你从侧面问问她,不行就去趟学校,看看滢儿最近都在干什么,和什么人交往,”父亲边说着边走进厨房,透过厨房的窗户,楼下的景象一目了然。

    张明远所在的方向正好就在去于亮家的路上,刚才王滢的身影消失在窗前,他就预感到王滢很有可能会下来,但又不确定,楼上的关门声和急促的下楼脚步打消了他的疑虑,随即他看到了一个期待的身影走出了楼道口。

    张明远的聪明之处就在于他知道什么时候应该干什么,更重要的是他知道什么时候不应该干什么,这种敏锐和睿智给他铺开了别样的人生,以至于在那个火热的军营里,他每走出一步,都源于此。单就现在而言,他知道绝不能轻举妄动,非但不能迎上去,而且还要装出不认识的样子。

    王滢的脚步带着那份激动很快就走到了张明远的面前,就在擦肩而过的时候,她低声说了一句:“到门口等我,”说完这句话的时候,王滢已经走过了张明远的面前。

    余光中,王滢的身影转进了前面的一栋楼,张明远跨上自行车,吹着口哨向门口骑去。两个人的一举一动都落入了三楼厨房里的一双眼睛里,“呲”的一声,一根火柴被点燃,随即凑到了嘴边的烟头上,火光中映出王滢父亲那紧皱的眉头。

    十分钟后,王滢一路小跑着来到小区的大门口,她的怀里抱着两本书,她的目光开始在左右寻觅起来,晚风吹动着她的刘海,也吹动着她的心扉。

    不远处的一个街角,张明远大声叫了起来:“小明,我在这儿呢!”

    王滢立即顺着声音看到了站在路边的张明远,她一路小跑了过去。

    还没等王滢开口说话,一瓶打开的汽水就伸到了她的面前,“路边捡的,没舍得喝,给你留着呢!”张明远的开场白永远充满着调侃。

    王滢脸一红,伸手接过了汽水,“讨厌,”这两个字已经代表了一切。

    “这个点你也能出来?”张明远的联手那个挂着特有的微笑,“你爸妈也不管你啊?”

    王滢腼腆地摇了摇头,想起刚才跟妈妈撒谎,她的脸更红了,她并没有回答张明远的问题,而是轻轻地说了一声:“谢谢你。”

    这句话倒是把张明远说愣了,满脸疑惑地看着面前的女孩。

    “谢谢你能在楼下等我,”王滢的脸低下了。

    张明远挠了挠头,“我没等呀,我等小明呢,呵呵。”

    王滢脸上不好意思地笑了,她的头垂得更低了,“你讨厌。”

    张明远满脸甜蜜的微笑,“好了,快上去吧,一会儿你爸妈该着急了。”

    王滢的心里有一种感动,她没有想到张明远很这么细心,她点点头,“那你也快回家吧,哦,对了,你家在哪儿?”

    张明远跨上了车子,煞有介事地回答:“贫僧从东土大唐而来,前往西天拜佛求经,呵呵。”

    王滢立即被他逗笑了,那是一种盛开在甜蜜之中的快乐,“你什么时候能有点儿正行!”

    两个人就彼此面对面地笑着,相视的目光中写满依恋,渐渐的,张明远的表情严肃起来,镌刻在王滢脸上的微笑,还有她那双清澈明亮的眼睛,彻底征服了这个桀骜不驯的男孩,他被感动了,被融化了,融化在王滢的双眸中,“我喜欢看你的眼睛,”这是张明远如此认真、如此动情地对王滢说的第一句话。

    随即,张明远清晰地看到王滢那微笑的眼睛里湿润了,女孩心中的那株爱情之花被挂上了感动的泪滴,更显娇艳动人。这一刻,永远地留在了彼此的心底,每每想起,无论是现在的快乐,还是以后的痛楚都从这一刻开始,目光被定格,情感被定格,时间也被定格。

    同样定格的还有躲在门口角落里的令一个男孩,从王滢离开自己家后,于亮就觉得有些蹊跷,他偷偷地跟在王滢的身后,看到了他最不愿意看到的一幕,他的双手紧紧地握成了拳头,目光中喷射出仇恨。

    “快回去吧,贫僧要回东土了,”张明远又恢复了平日里的慵懒。

    王滢轻轻地点了点头,“你先走,我看着你离开。”

    “呵呵,还是你先走,我看着你离开,”张明远的回答充满肯定。

    王滢恋恋不舍地转过身,迈着沉重的脚步,不时还回头张望,每次回头,她总能看到张明远脸上的笑容。看着王滢离去的背影,张明远的心头有一种不舍,那是一种带有酸楚的味道,此时的张明远绝不会想到,就是这个背影,给了他几多快乐,几多痛苦,在王滢的背影中品尝着个中滋味。

    五分钟后,“妈妈,我回来了,”王滢清脆的声音伴着开门声。

    “怎么才回来,都半个多小时了,”蒋丽的言语中有些嗔怪,但目光中充满关爱。

    “哦,我去门口买了瓶汽水,”王滢扬了扬手里的汽水瓶子,她再一次佩服起张明远的细心,一个汽水瓶完全可以当成一个恰当的理由,“你喝吗?”

    “我才不喝呢,这么凉。”

    门开了,张明远走进家,沉重地关上了房门,他留意了一眼墙上的钟表,十点四十。父母正在看电视,听到他进门,母亲站起身迎了上来,“吃饭了吗,明远?”

    张明远点了点头,“嗯,在学校吃过了,”说着就走进厕所开始洗漱。

    “你过来,等会儿洗,我有话给你说,”父亲那虽然声调不高但极具威严的声音传来。

    张明远很不情愿地又关上了水龙头,走到客厅的门口就停下了脚步,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