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男生楼前
作者:VS淬火真情VS      类型:科幻灵异      直达底部
    焦急的目光无奈地收回,张明远不在教室,王滢的眉头拧成了一个疙瘩,她刚准备离开,教室里的当班老师走了出来,这节课正好是班主任宋雪梅。

    “这位女同学,你有什么事吗?”

    对,问问老师吧,也许她能知道张明远现在在哪儿,王滢硬着头皮喃喃地问道:“我找……张明远,”声音低得连她自己都快听不到了。

    可宋雪梅听到了,她有些意外,微微一笑,也压低了声音问道:“你找那个混蛋小子干什么?”

    王滢的脸腾地一下红到了脖子根,她不知道高怎么回答,两只手不停地揉搓着衣角。

    宋雪梅看出了她的羞涩,长叹一口气,“他很少来上晚自习,这个点儿他应该在宿舍,如果宿舍没有,你就去学校门口看看吧。”

    王滢犹豫了一下,“谢谢老师,”说完就转身离开。宋雪梅看着她的背影,轻轻地摇了摇头。

    一个女生要进男生宿舍楼,这本就是一件难事,王滢要进,就更是难事了,难的不是怎么进,而是有没有勇气进。二中的男生宿舍楼是全开放式的,没有围墙,更没有设立什么传达室、管理员什么的。楼也不高,只有三层,每层十来个房间。现在还没有放学,整个楼上都黑漆漆的,没有一个人影。

    其实张明远此刻就躺在宿舍的床上睡觉,为了不让学校发现,一般情况下,他是不开灯的。

    王滢就在楼下焦急地来回踱步,她没有勇气上楼,再说即使她上楼了,她也不知道张明远住哪个宿舍。怎么办?怎么办?王滢急得心脏都快跳出来了,离下课还有不到五分钟的时间了。

    就在王滢万般两难的时候,一个宿舍的门开了,王滢心头一紧,顺着门响的声音看去,一个豆粒般大小的火光从二楼某个宿舍里飞了出来,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直飞向楼下,随后就听到拖鞋摩擦地面的声音。

    可是光线太暗,根本就看不清楚这个人是谁,王滢几次想喊住这个男生,可话语在喉咙反复冲击了几次也没能喊出声音。

    拖鞋下到了一楼,随即消失在水房,接着就听到了开水灌进暖瓶的声音。王滢的心跳得通通作响,她鼓足勇气向水房走去。刚走两步她就又停下了,拖鞋走了出来,借着月光王滢多少看清楚了这个男生,高大的身材,手里提着一个暖瓶,他好像是和张明远经常在一起的,对,没错。

    王滢看到的这个男生恰恰正是李笑天,他也没有上晚自习,刚才出来打水就看到楼下站着一个女生,但他并没有在意,毕竟男生楼前站女生和女生楼前站男生是一样的平常,从水房打完水出来,他突然发现女生好像在冲着自己走过来,于是,李笑天的特长就充分发挥出来。

    他放下暖瓶,很自然地冲着王滢走过去,边走还边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拖鞋也不再发出令人厌烦的磨地声,李笑天对女生的那种温文尔雅是让张明远等人望尘莫及的,甭管他是装出来的也好,还是骨子里带的也好,总之他对待女生的细腻、柔和还有略带的腼腆,与他打架时表现出的粗鲁、残暴形成鲜明的反差,反差得就像两个性格截然不同的两个人。

    “你好,这位女同学,请问你有什么事情吗?”如果光线足够,王滢一定能看到李笑天脸上的微笑,可惜,光线不够。

    但这丝毫不影响李笑天特长的发挥,他见王滢没有回答,随即又问了一句:“你认识我吗?”这句话明显带有强烈的个人感**彩。

    他的第一句话的确给王滢留下了很好印象,这种好印象完全基于对另类男孩的初步认知,王滢没有想到张明远的身边还有这样的兄弟。

    可第二句话就让李笑天原形毕露。王滢心中苦笑,“我想找……”

    “找谁?我帮你叫。”

    “我想找高二三班的张明远,”王滢的声音有些颤抖。

    失望,很失望。李笑天随即扯着嗓子高声大喊起来,“明远,明远,有人找,是个女的——”

    随着李笑天的高喊,王滢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尤其是最后一句,是个女的,更让王滢无颜以对。

    就在这个时候,远处的下课铃声响起。王滢有些站不住了,她知道,这里很快就会被住校的男生覆盖,她不想让人看见自己出现在男生宿舍楼前。焦急,很焦急。

    张明远是被下铺的王刚叫醒的,叫的方式采用的是脚蹬床板。

    “你他妈的再蹬,哥就让你后悔长脚,”张明远闭着眼睛诅咒着。

    “明远,明远,有人找你,”王刚回答。

    张明远仍旧闭着眼睛,头都没抬。“是个女的,”王刚随后又跟了一句,张明远的眼睛立即睁开,“来了,等一下!”

    看着张明远闪出房间,王刚嘀咕了一句:“这都啥人呐,”边说着边起身下床,“谁找他?我得看看。”

    楼下的李笑天见张明远出现在了走廊里,也就不再喊了,他又恢复了儒雅,“好了,女同学,他下来了,我走了,再见。”王滢随即回答,“谢谢。”

    可没走几步,李笑天又停下了,“你认识我吗?”

    “不认识,滚蛋,”回答他的是跑下楼的张明远。李笑天也就不再说什么,转身离开。

    张明远在王滢的面前停下,“哦,是你啊,有什么事吗?”

    四周都是放学后回宿舍的学生,这让王滢很不好意思,她低着头,“能不在这儿说吗?”

    “就这儿吧,从来没有女生到宿舍找过我,你是第一个,呵呵,就这儿吧,”张明远好像一点也不体谅女生的难处,反而把这种事当成了一种炫耀的资本。这是一种奇怪的心理,我们姑且可以称之“伪自尊”,那是一种嫉妒心和攀比心相互作用下的产物,主要表现为炫耀,什么都可以拿来炫耀,衣服、球鞋、山地自行车,以及抽烟的姿势、旷课的频率、打架的动作,甚至是带的小对象都可以拿来炫耀,仿佛这就是一种资本能够证明自己比别人多么的优秀。这种炫耀攀比始于幼儿园,有的人终于踏入社会,有的人终于风光不再,有的人则一辈子热衷,至死不渝,十五到二十岁最为明显,无药可医。

    面对这个无药可医的张明远,王滢表现出了女性的包容,没有时间了,必须告诉他。

    随着王滢的讲述,张明远脸上的笑容更明显了,甚至还多了一些不屑,王滢不明白为什么张明远一点儿也不担忧。等王滢讲述完,张明远淡淡地说了一句:“知道了。”

    第一次旷课,第一次去别的班找男生,第一次站在男生宿舍的楼下,第一次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和一个另类男生交谈,第一次受到这么多的奇异目光,都是因为你张明远,可你呢?只是回答了一句“知道了”。王滢的内心有一种强烈的失落。

    委屈的泪水不争气地在眼眶里打转,王滢突然觉得自己所做的一切都很多余,她失落地转过身,低着头离开。张明远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你也旷课吗?!”

    王滢咬住了自己的嘴唇,脚下的步伐加快,泪水顺着她的脸庞滑落,张明远,我恨死你了!

    张明远看着王滢离去的背影,苦笑几声,随即上了楼。王滢提供的情况不会有假,时间不多了,必须要考虑对策,他找来了韦军等人。

    简短的商议后,各自分头准备,一场血腥的殴斗就在今晚即将开始。

    王滢失落地回到教室,林红立即迎了上来,她看着王滢的脸色并不好,随即关心地问道:“王滢,怎么了?你是不是去找他们了?”

    王滢突然伏在课桌上抽泣起来,不需要解释,泪水说明了一切。第二节课林红去找王刚,她选择的路线和王滢是一样的,先是去了高二三班,之后就又去了男生宿舍,但运气并不好,林红没能碰上一个男生,当然,她也不敢呼喊王刚,也没有勇气上楼。就在她又去后操场的时候,王滢才刚才站在高二三班的窗外。林红把学校都找了一遍,无奈之下就回到了自己的教室,可她发现王滢也出去了,她只能等。

    几分钟后,王滢停止了抽泣,抬起头来的第一句话就是“我恨死他了!”幸好教室里已经没有其他的学生。“林红,你说,我好不容易去男生宿舍找到他,给他说这个事,可人家根本就不在乎,还挖苦我,说我怎么也旷课,气死我了,”王滢边说着边用力地撕着一张纸,满腹的委屈溢于言表。而林红也只能不住地安慰着。

    于亮突然走进教室,两个女生立即停住了交谈,王滢不好意思地地下了头,一旁的林红则伪装着打开一本书。于亮的目光一直落在王滢的身上,他想上前说点什么,可又难以启齿,只得默默地走向自己的座位,佯装着收拾书包。

    两个女生一言不发地等待于亮离开,于亮站起身把书包挎上,突然转过身对王滢说道:“王滢,你怎么不回家啊?”王滢和于亮都不住校,而且两个人都住同一个大院,父母之间也很熟识,从上幼儿园两个人就在一起,可以说是青梅竹马。

    王滢没有抬头,她是不想让于亮看到自己红肿的眼睛,只是摇了摇头,算是给了于亮一个回答。于亮犹豫了一下,“我在学校门口等你,”说着就走出了教室。

    王滢想去阻止也来不及了。林红看了看于亮的背影又看了看王滢,“王滢,于亮是不是……”

    “不是!”王滢的回答干脆利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