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三十八】天劫(三)
作者:上清破云      类型:科幻灵异      直达底部
    “我能看见,雷的轨迹。”

    此话一出,众人都惊了一下。

    “不然你以为我怎么带着你们安稳地逃到这里的,全靠运气吗?虽然不明显,但我确实能预判到下一次雷落下的位置。”丁晨乐这话半真半假,不过是为了让林诗云多信他几份,一开始他其实也没有发现这件事,后来仔细观察落雷顺序,才惊觉自己似乎能够稍微预判下次雷会降在哪里,丁晨乐后来想了想,他自己浑身上下唯一的超能力,估计就是他的那双阴阳眼了,而除了鬼怪,他现在能看见的东西越来越多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随着剧情的发展也跟着一起进化了。

    说起来这技能其实原本也应该是女主角的,丁晨乐看着眼前的女人,在心里说了声多谢啦,然后就继续毫无廉耻心地拿这玩意儿开始威胁原主了:“我能猜到你们最后一道雷能落在何处,帮你们避过。”

    林诗云拭去了眼泪:“从古至今,最后一道天雷从未有过不劈到修仙者的状况。

    “我什么时候说过不被劈到?”

    “什么意思?”

    “所以,我才需要你们身上一样佩戴了最久的东西,还有头发指甲和血。”丁晨乐眨眨眼,如今有了池修在身旁,他连心也定了下来,说话也稳当了许多,“做出一个假体,它想劈,我们就让它劈到,它又不长眼睛,如何知道自己劈到的那一个是真是假。”

    林诗云凤目一眯,但抬起眼又是一副柔柔弱弱的样子:“不是我们不相信先生,但修行之人,对这些事物总是分外敏.感些的……不知先生可否指点一二?”

    “这塑型之法乃是在下朋友所传,亦是他的保命之法,定没有外传之说,小姐若是不信丁某也不强求,那你们自可转头另请高明。”丁晨乐微笑道,然而人却非常没种地蹭在池修身旁一副有恃无恐狐假虎威状,池修的出现让局势完全倾向了他们这一侧,倒是省了他许多口舌功夫,他感激地望了池修一眼,却正好撞进对方黑深的眼底,他心脏猛烈地跳动了一下,赶紧转过了头。

    非礼勿视非礼勿视,大敌当前,可不能受美色/诱惑昏了头_(:3∠)_。

    “……!”林诗云心中气结,但也知道现下这种情况,她们根本没有更多选择的机会,只有相信眼前的这个男人,她打量了一下眼前的这个男人,除了皮相漂亮,就是典型的脾气温和性格善良的烂好人,想来有他们五人盯着,也没有办法整出什么幺蛾子。她到底是个人物,这样转念一想脸上的怒气又全数消去了,换上了温柔感激的面孔:“我自然是信丁先生的,那一切就拜托你了。”

    丁晨乐点了点头。

    小总裁被丁晨乐的笑容晃闪了神,回过神后倒也没有急冲冲地再说些什么,只是疑惑地看了丁晨乐一眼,却是分不清他到底是不是真心想帮助那群人。

    对方可不知道沐宇华心中所想,他皱着眉头集中着全部精力,蹲在地上画阵法图,似乎是在边想边画,看起来十分不熟练。

    林诗云几人皆围在旁边看着,而池修站在丁晨乐身旁,虽是未说话但气势十足,外面依旧狂雷大作,室内双方气氛几乎一触即发。

    丁晨乐以几人精血铸成了五个人型,摆在了正中心位置。

    一道雷直直劈下,房梁上的那道裂缝被彻底撕裂,崩开了一道大口子。

    丁晨乐抬眼几乎能够从缝隙中看见下一击的位置,正是房中央!而震耳欲聋轰鸣而至的雷声证明了下一击万万不是这样简单。

    挡不住了!

    “来了!都去门外!房子要塌了!”丁晨乐匆匆画下最后一笔,冲众人大喊道。

    所有人一致往门外冲去,林诗云几人修仙,反应速度明显比旁人快些,门口位置就那么大,拥挤推搡之间沐宇华就被其中一人狠狠推了一下,往一旁栽去。

    丁晨乐本已被池修护着出了门外,转头见到沐宇华被人挤开却又皱着眉转头冲了回来,池修抬手却未来得及拦住他。

    雷声轰然而至。

    沐宇华暗骂了一声,却认命一般闭上了眼,却感觉到有人狠狠推了他一把,二人一同滚到了房间的最角落中,房顶砰砰砰掉落了下来数块。

    沐宇华睁开眼睛,看见了一个人蹭在他肩膀前的栗色的卷毛。

    他几乎着迷一般望着那个人,终于明白了这段时间自己心中激荡着的情绪是些什么,他从未想过世界上有什么人会愿意豁出性命拯救他,而现如今他却遇到了,还是两次。

    丁晨乐反应及时,二人都没受什么伤,丁晨乐望着那个被雷劈中的焦黑阵法,转身就想站起来,沐宇华却扯住了他的胳膊。

    “?”丁晨乐有些莫名其妙地看着他,神色有些着急,“小总裁,道谢的话等等吧,我们还有事要解决。”

    “丁晨乐,你等等——!”沐宇华涨红了脸,却死也不放手,“我有话想对你说。”

    丁晨乐一愣,对方的反应太过古怪,他转念一想,联想到对方这几天的奇怪举动,他突然也有点明白了,丁晨乐也不是没谈过恋爱,小总裁这样的反应他怎么会没想到。

    沐宇华紧紧抓着对方的手臂,似乎用上了全部力道:“喂丁晨乐,我……我对你……”他仿佛用尽勇气,却在看见对方的反应时不自觉禁了声。

    丁晨乐的眼尾是稍向上翘的,此时略带些许晕染开的淡红,眼角含着笑,修长的食指轻轻搭在上唇前:“嘘。”

    “你……”沐宇华咬住了唇。

    “没说出来的话,就是没有发生过,快去房间外。”丁晨乐微笑地冲他眨了眨眼睛,转身就离开了。

    沐宇华无力地躺平回原地,明白了对方的意思,他还未说出口的话,就这样还未开始就被/干脆明了地拒绝了,对方甚至还体贴地为了保护他的尊严,阻止了他说出口的告白,他能数次豁出性命来帮他救他,却过分坦荡到和喜欢他没有半分钱关系。

    丁晨乐这个人对所有人都实在太过温柔,温柔的,有时让人觉得残忍。

    ***

    丁晨乐冲回阵前,他必须在林诗云等人回来之前完成这件事,不然就功亏一篑了。

    他欺骗了众人,刚才那道雷并不是最强的,不然屋子早就被掀翻了,那还会好好地立在原地,林诗云他们想想就会明白过来,必须在他们回来之前……

    丁晨乐掏出利刃划破双手,盖在法阵之上,擦掉了其中几角,迅速画成了另一个形状。

    而接下来这一道,才是劫难中最强的那道。

    丁晨乐咬牙,狂风大作吹乱了他的头发,他以肉,眼见到了在云层之下凝结成形的巨雷,拼命抑制住本能想要逃离这里的冲动,雷不会劈向渡劫之外的人,但这种性命受到威胁的恐惧却是实实在在的。

    他感觉到有人轻轻跪在了他的身旁,握住了他血流不止的双手。

    数道落雷由天落下。

    丁晨乐回过眼,看见了满室如同掀起惊涛骇浪一般的滚雷,耀眼的惊雷倒映在那人波澜不惊的双眼中,似乎给它们添上了几分流溢着的光彩。

    而他微笑着回握住他的手。

    ***

    “丁晨乐——你竟然敢——!”林诗云等人撕心裂肺的喊声几乎响彻天际。

    丁晨乐心中大舒了一口气,成功了……!

    沐宇华莫名其妙地看着对方一众人怒气冲冲地冲进房间中。

    “你他妈做了什么?!”林诗云想要上面扯住丁晨乐的领子,却被池修挡了下来,她当然火大,几乎要疯了,是,天劫没要他们的命,可是丁晨乐不知道做了什么手脚,人型虽未灭,千百年修为却毁于一旦!

    “这个法阵,是骨妖万不得已之时救命的法子,叫金蝉脱壳,铸型做替身是不假,能够骗过天雷也是不假,我并没有骗你们呢。”丁晨乐耸耸肩,骨妖本是抱着报恩的心态把方法教给了丁晨乐,却大概没想到他会用在了这个地方。

    “只不过……铸型用的是施咒者本身的修为,以损耗修为为代价维持形体的状态,换句话来说,你修为有多深,形体就能维持多久不散,本是骨妖一族用来拖延时间逃命的法子。”丁晨乐微笑道,没有继续往下说,可她们都明白了。

    ——可天雷那是何等威力,人形俱灭皆是常态,这一击下来,就算林诗云他们有千年修为,也都一次性耗了个干净。

    “我杀了你——!”五人简直疯了,他们为了得道成仙不惜背叛师门,抢夺众师兄弟修为才得以走到今天,却彻彻底底被丁晨乐毁掉了机会。

    几人算上修为都不一定是池修的对手,何况失去了修为的他们,不过分钟就被打倒在地。

    “枉我错信你是个好人……!”

    “我答应了救你们的命,可没有答应其他东西。”丁晨乐弯起唇,露出一个明朗的笑容,“何况,我可从来没说过自己是个好人。”

    “有时间找我报仇,不如好好想想接下来怎么办,千年修行从头来过,这一次,你们的师门能和你们好好算账的时间还有很长很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