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 湖面逃生
作者:醉主角      类型:古今言情      直达底部
    小憩一会儿,他们商量着从断桥上岸,一路赏柳观花,步行到雷峰塔。梁雅清听了白娘子传奇故事之后,是非要去雷峰塔看看的。

    然而,当船夫把他们船只划到岸边时,他们却发现岸边围了十几个人。那十几人手里均拿了木棍,一个个要大干一场的样子。

    余小欢定睛一看,忙叫道“停!”然后又对船夫叫道“快往湖中划!”

    那齐刷刷拿着木棍的背后,是嚣张的高赐和他那两个跟班。

    柳莫言不解,“他方才不是知错了么?”

    余小欢忍不住问道“沐风兄,有个问题我一直想问你很久了!”

    柳莫言“什么问题?”

    余小欢“你是怎么活到现在的?”

    梁雅清不解“为什么这么说?”

    柳莫言也不解“对呀,为什么这么问?”

    余小欢转头,茫然看向湖面,说“没什么。”

    梁雅清对柳莫言笑了笑,说“言姐姐可能跟我们不是一个国家的。”

    柳莫言“那她是来自哪里?”

    梁雅清“……”

    离开岸边,高赐一行人就那他们几个没办法。不过,高赐这次一点儿也没有生气,他冲船只喊道“你们尽管往湖里划,我高赐就守在岸边盯着你们,你们休想上岸。”

    余小欢等人懒得理他,叫船夫直接把船划向雷峰塔方向。

    无奈,岸上的那一群人在岸边紧紧地盯着船只,船只往哪边划去,他们就跟着往哪边跑,而高赐和那两个马屁精都骑着马跟着,压根就不让船只有机会上岸。

    梁雅清眼看着雷峰塔就在前面,却不能靠近,不由地有些失落。她看向余小欢,楚楚可怜地说“言姐姐,怎么办呢?”

    余小欢想了想,说“目前咱们要上岸是不可能的了,但湖中应该还有个小岛,传说中的三潭印月,咱们或许可以改变策略先去那儿看看。万一他们等不及了,在我们回来之前就已经走了呢。”

    当他们欢欢乐乐地从三潭印月游赏一圈回到船只上,忽然发现不远处有一辆船只正向他们方向游来。

    梁雅清好奇说“咦,终于也有其他人来游玩了。”

    经验丰富的船夫却说“他们看起来不像是游赏的,他们的速度太快了,像是直奔我们这里的。”

    余小欢当即想到睚眦必报的高赐,当即同船夫说“大叔,我们快走!”

    她这一声“大叔”可把船夫叫乐了,船夫乐呵呵地唱道“扶稳了。”然后就把船划了出去。

    船夫的划船能力一流,划得又快又平稳,带着他们在湖上漂流起来。然而,他毕竟只有一双手,后面的船只紧追不舍,好不容易靠近岸边,发现岸上还有围堵之人,无奈他们只好继续在湖里转圈。

    船夫体力透支,拼了全力船只还是越走越慢。眼看着后面的船只越靠越近,柳莫言接过船夫手中的船桨,说“我来试试。”

    可他一个世家子弟,哪有什么划船的经验,等船夫坐在甲板上喘了一会儿气,起来一看,不得了了,他们的船已经在原地打圈了。

    船夫赶紧指导他怎么划,终于在对方快要撞上来时,划走了。

    柳莫言在船夫的指导下,在湖面上划行了一圈又一圈,渐渐的,也变得气喘吁吁起来。而后面紧追不舍的船只呢,好像受到了什么刺激,非要紧咬着他们的船只不放,而且他们人员众多,轮番划桨,柳莫言和船夫两人,哪里比得过来呀!

    余小欢眉头紧蹙,想了又想,觉得只能冒险“突围”了。

    几个人商量了一下,决定由脚程较快的柳莫言和福安、燕儿先引来追兵,然后余小欢和梁雅清再伺机逃跑。

    “可是,我们跑散后,在哪儿汇合呢?”余小欢纠结,要是不汇合在一起,就很难确定其他人有没有脱险。

    柳莫言问“你在这附近有没有熟悉的地方?”

    余小欢摇头,她对杭州的认识,简直比梁雅清和柳莫言还要小白。

    这时,福安小心翼翼地看着余小欢,提醒说“西湖二街二号的布料店,是府上的产业。”

    余小欢愣了愣,“是我家的?”

    福安点头,又恭恭敬敬地说“那里有好几个伙计,要是这些人追到那儿去,咱们也是不用怕的。”

    余小欢心里纳闷,怎么一个新来的跟班比她一个少爷对自家的产业了解得还多呢?不过,现在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她让福安把地点和路线描述清楚,就让船夫趁岸上的人不备,突然靠岸。

    他们的船只一靠近岸边,未等船只停稳,燕儿和福安披着梁雅清和余小欢的披风,随着柳莫言就跳上了岸,然后头也不回地按照既定路线奔跑。

    路上守候的人来来回回绕着湖边跑了好几圈都没见他们上岸,才放松了警惕,没有及时跟上,给了他们可乘之机。

    余小欢和梁雅清躲在船舱里,听到一声撞击,同时船只剧烈地晃动起来,想必是高赐的船撞了上来。紧接着就是慌乱的脚步声,以及高赐歇斯底里的叫声“快给我追!”

    梁雅清被吓得不轻,余小欢生怕她会叫出来,便用自己的手把人家的嘴巴捂住。两人躲在角落里,靠得很近,连彼此扑通扑通的心跳声都听得到。

    等到外面没了动静,余小欢把手放开,梁雅清面红耳赤,说“你的心跳好快。”

    余小欢慌忙挪开一定的距离。

    天哪,她好像也脸红了。

    忽然,舱口处传来高赐的声音“原来还有人在里面!出来吧!”

    余小欢和梁雅清慌忙又抱做一团。

    高赐又叫嚣“再不出来我放水淹了船舱!”

    余小欢想想,高赐一个怂包而已,没什么可怕的,于是壮了壮胆,牵着梁雅清的手走了出去。

    “居然还是两个大美人!”高赐嘚瑟极了,“看你们今日不得落在本少爷手上。”

    余小欢小心地观察了一下四周,甲板上居然只剩下高赐一人,原来刚才高赐看到柳莫言三人逃跑,就连身边的马屁精孙昂和李策都吆喝去追人了。

    这下可好,谁拿下谁还不一定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