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 何去何从?
作者:漫客1      类型:历史军事      直达底部
    漫长的除夕夜终于过去了。

    第二天一早,也就是太康九年的大年初一,围了靖安侯府大半个月的内卫和千牛卫终于得到命令,撤出了靖安侯府,内卫属于内廷八监,撤了也就撤了,但是千牛卫的中郎将谢敬还是提了点东西到靖安侯府赔礼,算是给李信赔个不是。

    不过李信没有见他。

    这个时候,表面上的风浪已经平息,但是京城暗处的波涛其实更为汹涌,李信置身漩涡中心,每一步都要小心翼翼,所以他现在没有闲心去应付京城里的人情世故。

    况且说一句不客气的话,谢敬虽然是天子妻弟,又是世家大族的子弟,但是此时他无论身份还是地位,都碰不到李信那一个层次了。

    不过在大年初一,靖安侯府刚“解封”的第一天下午,一个一身白色袍子的中年人,站在靖安侯府门口看了一会儿,然后微微叹了口气,摇头走向了靖安侯府的正门。

    正门口,侯府的门房头也不抬,便开口赶人。

    “侯府闭门谢客了,贵客请改天再来。”

    白衣书生微微一笑:“连我也要赶么?”

    这个门子抬头一看,惊喜道:“原来是赵公……县尊来了,小的这就去禀报侯爷。”

    来人自然是现任溧阳县令的赵嘉了。

    他自小在叶家长大,但是跟了李信之后,他们一家都搬到靖安侯府住了好几年,侯府的门房自然认得他。

    算一算时日,他从靖安侯府出去做县令,已经过去半年时间了,这半年时间,他都住在溧阳县衙里,前些日子听说李信回京,本想进城与李信聚一聚,但是随后靖安侯府就被围了起来,赵嘉意识到事情不对,一直在关注靖安侯府这边的动向。

    今天封锁了侯府大半个月的千牛卫与内卫统统撤了,不过生性谨慎的赵嘉,还是等了半天,一直到下午的时候,才登门拜访。

    门房通报之下,赵嘉顺利的进入了靖安侯府,在后院里看到了一身青衣的李侯爷,手里捏着一柄湛青色的利剑,正在后院舞剑,青色剑锋在李信的挥舞之下,剑身弯曲,显得力道勃发,映照在冬阳之下,闪闪发光。

    赵嘉走了过去,抚掌赞叹道:“侯爷功夫,比起前些年,可要精进太多了。”

    李信闻言,把有些沉重的青雉剑收回鞘中,白了赵嘉一眼。

    “你一介书生,哪里看得懂武艺,拍马屁也不是这么拍的。”

    赵嘉在亭子下面坐了下来,微笑道:“看气势便可以看出来一些。”

    李信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很是自然的在赵嘉对面落座,一边擦汗,一边开口道:“你怎么跑到我这里来了,这个时候,你这种聪明人,最应该懂得避嫌才是。”【 ~ #…最快更新】

    “能避嫌我自然会避嫌。”

    赵嘉苦笑着指了指自己的鼻子:“可是我在侯府住了好些年,又哪里避得了什么嫌,前些日子侯府进不来,今天能进来了,就过来问问侯爷,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情了。”

    李信没有直接回答这个问题,笑呵呵的问道:“幼安兄这半年的知县,做的如何?”

    “还成。”

    赵嘉叹了口气:“反正在溧阳,比在京城里要少花一些心思,也没有那么累。”

    溧阳是京兆府辖县,距离京城不远,这些京兆府辖县的县令,很多都是常住京城里的,唯独赵嘉这个县令,一去溧阳半年,一次也没有回京过。

    说着,他看向李信,无奈道:“侯爷你还是跟我直说,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情了,否则哪天我在溧阳待的好好的,突然人头落地了都不知道为什么。”

    李信对他眨了眨眼睛,笑道:“哪里有幼安兄想的这么夸张,你我君子之交,就算我出事了,朝廷也不会牵扯到你头上。”

    赵嘉闷哼了一声。

    “恐怕到时候,我连尸骨都没有地方埋!”

    这时候,侯府的下人们已经把茶水端了上来,李信给赵嘉倒了杯热茶,见他面容严肃,便不再跟他开玩笑,一边喝茶一边开口道:“也没有多大的事情,就是沐英竖旗造反,在西南复国了。”

    赵嘉本来正在喝茶,闻言一口热茶就喷了出来,这位县尊老爷瞪大了眼睛看着李信,瞠目结舌。

    “侯爷,你……你说什么?”

    李信白了这货一眼。

    “我说沐英竖旗造反了。”

    赵嘉努力接受了很久,才把这个消息消化,过了很久之后,他左右看了看,见四下无人之后,幽幽的看着李信。

    “沐英造反,与侯爷你造反,有什么区别……”

    “区别大了。”

    李信面色平静。

    “沐英是替当年的成汉造反,又不是替我造反,而且他是复国成汉,就算成了,也就是拿去西南一隅之地,算不上什么改天换地的大事。”

    赵嘉苦笑道:“我若是侯爷,此时早就有多远跑多远了,侯爷你还有心思在这里练剑喝茶,真是令人钦佩。”

    “能走我也走了。”

    李信把手中的茶杯放在桌子上,淡淡的说道:“跟着这种皇帝做事,太没意思了。”

    赵嘉弯腰,给李信也倒了杯茶,问道:“此话怎讲?”

    李信面色平静,把这段时间西南发生的事情,以及他回京之后的事情,前前后后都跟赵嘉说了一遍,赵县令听完之后面色复杂,他看着李信,长长的叹了口气。

    “我原以为要一二十年之后,侯爷与陛下之间才会闹成这样,没想到短短几年,就已经成了这个样子。”

    靖安侯爷微微皱眉。

    其实他也想不明白这件事,按照道理来说,他跟天子之间的关系还算不错,也没有理由造反,天子没道理在这种时候,这样不由分说的对他下手才是。

    天子现在下手这么着急,就好像是故意在逼他跟朝廷翻脸一样。

    见李信这个表情,赵嘉自己喝了口茶,开口问道:“侯爷您,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我能怎么办?”

    李信白了一眼赵嘉。

    “现在我家门口的禁卫看似撤了,但是暗处的监视只会比从前更严,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看着我,我还能干什么?”

    说到这里,他看向赵嘉,拍了拍后者的肩膀。

    “幼安兄,你从这个门进来,就已经被盯上了,说不定现在你在溧阳的家里,就到处都是天目监的人了。”

    赵嘉神情一滞,缓缓吐出一口气,

    “早晚的事而已……”

    他看着李信,再一次问道:“侯爷要如何自保?”

    靖安侯府一倒,他这种被贴上靖安侯府标签的人,也一定会随之烟消云散,他问李信这句话,实际上也是在问自己的身家性命。

    李信放下茶杯,面色平静。

    “幼安兄大可以放心,西南只要维持现状,皇帝便会投鼠忌器,不敢对我如何。”

    赵嘉点了点头,沉默了一会儿,开口问道:“侯爷想做叶国公?”

    李信皱了皱眉头,然后缓缓摇头。

    “我可待不住三四十年不动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