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章:聘礼
作者:EM粒子      类型:玄幻奇幻      直达底部
    “乐戚,你是聪明人,想必也能猜到今日我请你过来一聚的目的了。”

    “楚长老过奖!不过在下的确能猜一二。可是关乎莹儿之事?”乐戚也不想打哑谜,直接了当的说道。

    闻言,本就娇羞的小姑娘更是低下了头,纤细手指不住地玩转耳边垂下的柔顺青丝。

    “正是此事!我也不怕开门见山的说了,作为莹儿的父亲,我能看出我这女儿很是喜欢你,而你似乎对她也有几分情意。对这件事,我并不反对。”楚汉率先表达了自己的态度,不反对两人在一起。

    随即,又是说道:“而现在,莹儿也不小了,到了二八年华,既然有真心喜欢的人,我作为父亲,自然希望女儿能够早日得到幸福。我是个直肠子,不想弯弯绕,就直接问了,你可愿意娶莹儿为妻?”

    闻言,乐戚也是愣了片刻,这的确是够直接的!很快恢复正常,乐戚看了一眼不远处羞得快要将小脑袋藏起来的莹儿,乐戚笑着回应道:“只要莹儿愿意嫁,不怕跟着我受苦,我当然愿意娶莹儿为妻!”

    “好!那我替莹儿做主了,将她许配给你!”听见乐戚的爽快答复,楚汉欣赏地点了点头。

    随后,又是继续不动声色地说道:“不过呢,我楚家好歹也算是琳琅宗内有头有脸的人家,这婚礼一事,不能马虎了。还有,这聘礼,也不能过于简单,否则,别人难免抓住这点小事说三道四的,你我两家,尤其是莹儿这新娘,也会被人看不起。呵呵,乐贤侄,你说呢?”

    听了此话,乐戚也是明白了个大概,楚长老这是想要聘礼,还不能少了。不过这倒是情理之中,别的不说,只是为了小姑娘的颜面,这聘礼就一定不能寒酸。但话又说回来,这楚长老是个算数好手,手上的算盘打的叮当响。

    乐戚也是点了点头,保持平静不漏半点内心所想,微笑着询问道:“的确,婚事不能马虎,聘礼也不能过于简单,只是乐戚如今的情况想必楚长老也早有耳闻,手头虽不算拮据,但也算不得富裕。不过请您放心,莹儿嫁过来后,我必然不会让她过苦日子。

    呵呵,不知您对聘礼有何要求呢?”

    听了这等说辞,楚汉大概知道这乐戚不简单,先是赞同自己的说法,但也顺带提及了他手头不宽裕的这一点,让得自己不好狮子大开口。不过,自己也不简单,想娶莹儿,不放点血,那是不可能的。

    笑了笑,楚汉摆了摆手,说道:“哎,乐贤侄不必谦虚,当初你在宗派大比与北大陆联赛上取得的成绩,是十分惊人的!我们的要求不高,随便拿几样奖励出来当聘礼,完全就足够了!我听说宗派大比第一名的奖励,似乎有千魂源不死丹这些不错的东西,至于由冰雪宫殿举办的北大陆联赛,奖励应当更加丰厚。呵呵,三颗五颗的,你看着给就行了!”

    闻言,乐戚心里笑了,原来在这等着呢!三颗五颗千魂源看着给?呵呵,那就是一两百紫髓,一两万紫晶,一

    两千万金币!这是嫁女儿要聘礼?这是卖女儿吧!

    当然,不是乐戚膨胀了,这一两百紫髓他的确不放在眼里,不说别的,上百颗千魂源此刻就安静躺在在他手上的虚空戒中呢!至于这点钱比起小姑娘的价值,更是微不足道,别说五枚千魂源,哪怕为小姑娘花十倍百倍的钱,他绝不心疼半分。

    只是,这钱若是给别人,尤其是当作聘礼,最后到的,是这楚长老的手里,这种情况,自己就得好好想想了。这楚长老养大了小姑娘没错,没有他也就没有小姑娘,这点也没错。可是我的小姑娘这两三年在家里过得可不怎么高兴啊,这笔账怎么算?到现在还想着卖了小姑娘换多点钱,这是一个父亲该干的事?这笔账,又怎么算!我乐戚的丫头,白受这委屈?天底下哪有这么好的事!

    这笔账算起来,这楚长老也不该得到多少聘礼啊。如此想来,自己不能让他太顺心了,当然,也不能太过,真的寒酸了小姑娘。

    心中有了底,乐戚假装叹了一口气,用略带无奈的口吻说道:“唉,您有所不知啊,原本呢,通过宗派大比和北大陆联赛,我的确得到了不少好东西,其中最有价值的,便是五枚千魂源,想来修炼用的丹药对我也没什么用了,全当聘礼也是无妨的。”

    说话间,乐戚还特地瞄了对面的伍长老一眼,果不其然,当后者听到五枚千魂源时,脸庞竟是闪过有几分欣喜之色。

    乐戚心中笑了笑,脸上保持平静,继续说道:“不过呢,呵呵,当初我又服用了一枚,由于当时囊中羞涩,又难得来到冰雪宫殿的圣城,不买点东西实在说不过去,因此忍不住给卖了三枚,现在啊,就剩一枚了。若是不嫌弃,这一枚千魂源外加一枚不死丹,就全当聘礼了!”

    原本听见有五枚千魂源,可转眼间,却只剩了一枚,楚汉眼角有些抽搐,心想这小子真会花钱啊!不过想了想,两枚六阶丹药中的珍品,也算价值连城,莫说作为像莹儿的聘礼,哪怕是作为玉玲的聘礼,也绝对算不上寒酸了。自己不能太贪,万一继续加价,这小子改口不娶了,岂不是亏大发了。

    想到这里,楚汉满意地点点头,说道:“少是少了点,但念你对莹儿也是真心,聘礼什么的,也就不太讲究了,就定为一枚千魂源与不死丹了!呵呵!”

    见得楚汉的回应,乐戚还是觉得自己高看了这位势利楚长老的胃口了,恐怕自己说只剩一枚千魂源,他也会答应吧?呵呵,真是为人“父”者啊!恐怕那没有天赋的女儿在他眼里,更没价值吧?或许换个人,没参加过宗派大比,没有自己这等家底,五阶丹药就能把小姑娘给卖了?不过这等便宜买卖,他楚汉愿意低价卖女儿,我还不乐意呢!我媳妇那多金贵,何止这个买盐都不咸的白菜价……

    “一言为定!呵呵,不过今日,我未把丹药带在身上,毕竟这些东西价值也不低,不过请您放心,明天,我一定将聘礼交上。”乐戚略微不好意思地说道,心里怎么想这位楚长老不要紧,但现在,这些不满的话语自然是不可能说出口的。至

    于为何不现在就把聘礼拿出来,吊吊对方胃口是一个原因,而更重要的是,他虚空戒中的千魂源可都装在一起呢,若是被瞧见,岂不是彻底穿帮。

    摆了摆手,楚汉显出一副随意的模样,笑着说道:“呵呵,不碍事!聘礼什么的都是小事,不赶时间。”

    站起身来,乐戚准备走人,拱了拱手,说道:“楚长老,既然事情已经商量得七七八八,在下也就不再打扰了,告辞!”

    “好,我也不留你了!”楚汉站起身来笑着回道,有人送来两枚六阶丹药,让他心中欢喜,想了想,又是转头对莹儿说道:“莹儿,你去送送乐戚吧!”

    “哦!”小姑娘乖巧地点了点头,站起身来,紧紧跟在了乐戚身后出了门。

    两人一前一后走在幽静的小路上,满是新绿嫩叶与芽尖的树冠上,不时传来两声清脆悦耳的啾啾鸟鸣声与间隔的和鸣声,显然鸟儿并不孤单。由于春雨绵绵的缘故,沾挂圆润饱满水珠的叶片,不时滴下几点晶莹,弹落在硬石地面上,分散成更多的细小水珠,四处都是春的气息。

    乐戚不时瞥一眼跟在自己身后的小姑娘,头低低的,羞涩得很。觉得可爱,便特地停下脚步,想要挑逗她一番。

    乐戚的突然停顿,让得紧紧跟在身后的小姑娘止步不及时,近乎要撞上了前者,莹儿疑惑,不知为什么乐戚为什么停下了脚步,抬起头,一双大眼睛看向正前方,却是撞上了乐戚直勾勾盯住自己的视线,一时四目相对,小姑娘愣了愣,随即感到小脸发烫,娇羞地立马低下头移开视线。

    “莹儿?怎么了,我看你的样子,不会是不高兴吧?你不愿意嫁给乐戚哥哥?”

    “啊?没有不高兴呀!”小姑娘依旧低着头娇羞地小声说道。

    “没事,你若是不愿意,我这就回去退了这门亲事,不碍事!嗯,我看你一路低着头,一定是不情愿了,好吧,我们回去和你父亲说清楚吧!”说罢,乐戚假装就要往回走,仿佛真的要回去退婚一般。

    闻言,小姑娘心中慌乱,赶紧伸手抱住乐戚手臂,不让他走,抬起头焦急说道:“乐戚哥哥不要退婚,不要!不准!”

    随即,又是撒娇道:“嗯~~莹儿好乖的!也好养活,乐戚哥哥怎么忍心丢下这么可爱的莹儿!”

    见了小姑娘这副杀伤力爆表的可爱模样,乐戚哪舍得继续逗她,宠溺地摸了摸她的小脑袋,轻声道:“逗你玩呢!莹儿这么乖巧懂事,我哪舍得退回去!”

    “讨厌!”

    “不讨厌。”

    “乐戚哥哥好坏!”

    “嗯,多谢夸奖。莹儿也很可爱。”

    “讨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