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九章 剑(二
作者:平生未知寒      类型:修真仙侠      直达底部
    沧海不可欺,也不容易杀。

    周夫子和陈圣想要斩杀那位剑君,那位剑君何尝不想杀了这两位三教圣人,剑君和这两位三教圣人说不上有什么仇怨,但是陈圣之前对他生出了杀意,他便想要斩杀陈圣,这是很正常的事情,之后周夫子来助陈圣,那么周夫子自然也是可以杀的。

    而且从目前的战局来说,最先斩杀周夫子是最好的选择,因为很明显,周夫子的境界实力要比陈圣强出太多,这样的一个圣人,自然要先杀才好。

    因此有了那柄巨剑。

    剑自然是用来杀人的,因此当那柄巨剑成形之后,无数磅礴的剑意汇聚成一线之间,尽数朝着周夫子的身后涌去。

    本来就是翻腾的云海更加翻腾,身在此处,只怕都觉得自己并没有身处人间之中。

    远处更是莫名其妙有一座高楼在云海之中生出,这种异像,就连那位陈圣在看到之后,都微微皱了皱眉头,那座高楼在云海里生出,却十分高大,好似连接着天地。

    剑君漠然看着此景,他一头白发随意的披在肩上,就像是全然不关自己的事情一般,而那座高楼在成形之后,很快便结成一座冰楼,看着还是雄伟壮观,但是又多出了几分寒意。

    剑意之中掺杂着寒意,近处的巨剑,远处的冰楼,足够夺人眼目。

    冰楼成形,巨剑前移,无数剑意尽数涌入周夫子的衣袍之中,让这位儒教圣人的袍子瞬间充盈,看着好似是天地之间起了一场大风,周夫子看了一眼剑君,转身瞬间掠出数百丈之外去,一身剑气从他身体里穿过,落入远处的云海之中,周夫子除去脸色晦暗不明之外,并未看着好像是受了重伤。

    周夫子手中拿住那本儒教天书,微微发力,能够看得到他手指用力,片刻之后,他看着剑君说道:“剑士杀力,世间无双,这不假,剑士身前一丈之内是死地,这也不是什么无端的说法,但死地又如何,仍有生机,你剑道境界虽高,但比起那个杀胚还要差了一线。”

    这世间几乎所有剑仙,都要比朝青秋差去一线。

    “这虽是一线,所差的便有千差万别,既然如此,你又如何能在云中杀我?”

    “你既然要建立起这座冰楼,那我便让你看看,楼是如何踏的!”

    周夫子看着那座剑意和寒意掺杂的高楼,整个人身上开始闪烁着金光,然后一座参天法相出现在云端之上。

    法相这一术法,一般都是大妖更喜欢施为,但这并不是说三教圣人和剑士一脉的剑仙便不会,周夫子成就如此巨大的一尊法相之后,看着便十分高大了,剑君站在云海之中,便好似一只蝼蚁,似乎只要周夫子伸手,就能够轻而易举将其捏死。

    但是沧海又怎么是这么容易杀的?

    周夫子俯瞰剑君,然后伸出一只巨大的手掌,缓缓的按上那座冰楼。

    无数金光都要落到那座冰楼之上,但很快便有一道冲天剑气生出,迎上那些金光,可是片刻之后,云海之上只能听到一阵破碎之声,金光硬生生便落到了那冰楼之上。

    一触即溃!

    冰楼的楼顶开始渐渐崩塌,飞檐遇上金光之后,更是瞬间崩塌,无数碎裂的冰落在云海之中,但是却不曾落下云海,此刻的云海仿佛像是一个大池子,把那些冰块尽数都收了回去,周夫子的一掌压下,带着绝对毁灭的意味。

    眨眼之间,那座冰楼,便只剩下最下面的底座而已了。

    天地之间,云海之上,剑君站在那个大池子前,看着那碎裂的冰楼,默然无语,在他四周,到处都碎裂的剑意和凌乱的剑气,绕是他这样的沧海剑仙,也觉得有些吃不消。

    陈圣一直都在观察局势,之前那道鬼画符被斩开之后,一直便按耐住没有出手,等到现在,陈圣看着剑君的精神有些涣散,第二道鬼画符便又出现在了他的身侧,只是这一次,这一道鬼画符比起之前,便要显得小巧许多,仅仅是悬停在他的身侧,和普通符?没有多大的差别,唯一的不同,恐怕就是这道符?之中蕴含着的磅礴气机以及金光。

    剑君站在池边,忽然坐了下去,然后便看着周夫子的法相,看着陈圣的鬼画符。

    这位剑君被困在小园城里数千年,一朝脱困,难不成还没有来得及看看这个人间,便要离开?

    剑君将万丈长仍旧池子里,平静说道:“吾这辈子,只是败给过辛坟一人而已,怎么会不如你们呢?”

    声音不大,很难让人听见。

    但云端的两个圣人都听到了。

    周夫子沉声道:“那位辛剑仙放在如今,也不见得能比朝青秋更强,你在如今,也是如此。”

    “一直听你们说那个人叫朝青秋,想来应当是位了不得的剑仙,那位剑仙现在去了何处?也离开人间,成了仙?”

    剑君在如今这个局面下,竟然开始和周夫子说起闲话。

    “那个杀胚,自认为世间无双,成仙也觉得无趣,现在如何,还不是死在了人间?”

    陈圣忍不住开口说道。

    剑君看着陈圣微嘲说道:“但凡不凡之人,自然有不凡之想法,岂是你们这些腐朽之人知晓的?”

    陈圣讥笑道:“你也不凡,但还是要在今日死去,又如何?”

    剑君不再说话,只是闭目凝神,没有任何人愿意去死,所以剑君注定不会就此等死,之后一定还有最后的一场大战。

    一头白发开始乱舞的剑君神情平静不已。

    已经快要踏出小园城的李扶摇却是在城门口碰见了一个男人。

    那个男人腰间别着一截柳枝,另外一边悬着一柄剑,然后穿着一身青衣,就这样蹲在城门口不远处的一条小巷柳树下,看着那场大雪。

    李扶摇停下脚步。

    那男人抬眼看向他。

    两人一对视,很快便移开了视线。

    李扶摇很快便感觉到一股磅礴到了极致的剑气在那条小巷里充盈,就在那个男人四周,李扶摇脸色大变,“前辈……”

    话还没说完。

    “柳巷。”

    那个男人缓慢的站起身来,看着天幕,平静且认真的说道:“我是柳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