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忘忧城主
作者:午夜未眠人      类型:修真仙侠      直达底部
    借着屋内的灯光,李忘仇等人仔细打量着这突然闯入的陌生人,男子一身黑色锦衣,面容俊朗,眉宇间一股英气,看着也就刚刚三十左右,青丝长发中夹杂着一缕银发,在长发的下端系着一条青色发带,腰间一块龙形玉佩,彰显着身份不凡。

    “你是谁?”李忘仇一边向来人问道,一边传音封剑雪做好防备。

    来人没有惊扰屋外的结界,甚至连警示的阵法也没有发动,要么他是一个凡人,要么就是一个精通阵法的大修士,只不过李忘仇借着剑目都未能发现此人有任何的灵气波动,一时间拿捏不准。

    “在下不过是个过路人,察觉这院内有病人需要救治,于是便不请自来了。”

    “你说你能救他,我凭什么相信你?”温朵娜冷漠的看着眼前这个不明来历的人,手中的剑仿佛后仰的毒蛇,随时准备致命一击。

    “这个小师傅气血虚浮,脉象紊乱,体内灵气冲突混乱,随时可能暴走。这要么是走火入魔,要么是伤重难以抑制。若不是他修为深厚,恐怕早就爆体而亡了,元神一块爆掉的那种。”来人指了指双目紧闭坐在蒲团之上的了尘,如是说道。

    “这些我们都知道,不需要你再说一遍,我只想知道你要怎么救他。”温朵娜再次问道。

    “小姑娘还真个急脾气,若我没有看错,这个小和尚动用了佛门禁术,然而却不知什么原因,身体无法承担禁术带来的反噬,之前强行压制了一段时间,如今已经是强弩之末,而你们却是无法再次压制这反噬,就连疏通都做不到。”男子笑了笑,接着道:“我自然是有我的办法,不过我的方法,说了你也听不懂,不过你若在拖延片刻,可能我也没有办法了。”

    温朵娜还想再说些什么,栎阳三秋却是拉住了她,传音道:“眼下最要紧的还是救治了尘大师,此人能在我们毫无察觉的情况下来到这里,一定不是等闲之辈,刚才他若是想加害我们,我们可能已经着了道,既然他说他有办法,我们不如让他试一试,总好过我们在这里耗着。”

    “好,不过丑话说在前头,倘若你要是对他图谋不轨,本姑娘一定让你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温朵娜放了句狠话,便不再多言。

    “既如此,还请阁下出手相救。”

    李忘仇等人让开了一条道,来人也不再多说什么,走到了尘身前。拿了个蒲团坐下。直到此刻,李忘仇依然没有感觉到这人身上有任何的修为波动。

    中年男子看了一眼了尘身上的金线脉络,双眼一睁一闭,眼底有星海流转,双手并剑指,对着了尘身上的穴位连番点出,每点一下那金线就长一点,右心那片金色的封印,就像慢慢侵染白纸的墨迹,逐渐散开。

    大概半柱香的时间,了尘上身大**位被点了大概七八百次,金色重新覆盖了了尘,就像之前刚刚反噬一样,浑身金光闪烁,就像庙里涂了金漆的佛像。

    中年人见此深呼了一口气,停顿了几个呼吸,右手并指点在了尘的眉心处,左手掐诀结单印,口中喃喃的念着什么,本以为是什么高深的咒语,可没想到,在他念叨了不一会儿,同样的佛光从他身上冲了出来,高深莫测的经文浮现在他和了尘周围。

    与之前李忘仇他们见过的任何佛法都不相同,这经文中没有任何的慈悲之意,那股力量尽显刚猛,隐约有一种净化一切的意志。

    那股陡然爆发的威能逼得李忘仇等人不由的远离了一段距离,仔细看去,两人此刻都浮于半空,下面的蒲团和周围的砖石早已经已经被碾碎,露出了原本的土壤,可没多久,那一片土壤就失去了生机开始龟裂,最后变成粉尘。

    那一圈经文向外扩了两圈,所过之处,尽皆如之前这般,所有的一切都化为尘埃,李忘仇和封剑雪不得不撑起剑界与这股诡异的威能抗衡,大概经文又扩大了一圈,这间屋子便塌了,不过并没有像一般房屋垮塌那样,造成很大的声势。房梁在断裂的那一刻,瓦片和断裂的木头向下落去,还未接触经文,便更外面的金光碾碎,化作灰烬散在风中。

    “你们退远一点,我要引出这禁术的威能了,别伤着你们。”

    话音还未落,一股通天的气势爆发出来。那股来自灵魂的颤栗,让李忘仇等人冷汗直下。这股威压之下,众人只觉得自己像是蝼蚁一般渺小,而自己面对的却是不知道多高远的云天。随着这股威压持续增强,六个接连跪了下去,李忘仇想强撑着站起来,却是连断忆都握不稳。

    “道主,他是道主!”顾清风一脸惶恐的说道。

    为什么不是大乘境界的修士,因为顾清风的师傅就是大乘境,而且是半步道祖,他见过自己师傅全力出手,虽然只有一次,可那时候的威压远不如今天这样,让人连反抗的心思都提不起来,甚至只觉得唯有一死,才能解脱。

    正在医治了尘的中年男子似乎察觉到了他们的异样,不过那股气势却是没有丝毫收敛,双手合十,又同时拍出,一股带着毁灭之意的力量从了尘身上冲了出来,就在这股威能要肆虐之时,刚才的威压猛然收缩,束缚住了那股即将散溢的力量,两股力量纠缠直冲云霄,那用来隔绝气息的大阵在这股威势面前,脆弱的像一张薄纸,瞬间被破开。

    忘忧城中不少人被这威能震惊,纷纷将目光投向此间,可是却无人敢踏足,一来是那股力量不是他们这些小鱼小虾能够近观的,二是忘忧城的三十六天御已经封锁整个区域,没有人愿意尝试承受一下大乘境修者的杀意,更何况是杀伐果断的天御。

    那冲天的金光持续了半盏茶,忘忧城的天空已经没有了云彩,那威能引来了天地异象,一尊佛祖金身法相就这么在天上坐着,如同真佛俯瞰世间,久久不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