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荆门见故知,江湖三人行
作者:嘉图李的猫      类型:修真仙侠      直达底部
    荆门见故知,江湖三人行

    如果一个人全身上下只有两文钱,刚好够买一个包子的钱,那么他一定会把这两文钱贴身放好,宝贝得不行。若是此时有另外一个人告诉他,他其实是某个商贾巨富的私生子,现在有家财万贯等着他去继承,那么这两文钱便会被他抛诸脑后。

    其实,在他没有真正那道万贯家财的时候,他还是只有两文钱,仍然是穷光蛋一个。

    这种情况,便极好的体现在了那些百姓还有崔巍等人的身上。

    当听说有了下山的路时,他们也来不及多想,饱饱的吃了一顿,甚至有吃不完的粮食都肆意浪费起来,毕竟下了山,那便又是一番天地。

    只要有银两,还怕没吃的么?况且此番清风寨劫掠他们,也不是为了银两,身上的银两丝毫未取。

    可现实却出乎了他们的意料之外,整座山顶都塌了,想回去都没路。而且此条密道只通到了半山腰,这才是真正的上天无门,下地无路。

    他们身上都没有干粮,在寨子里的时候,虽然没吃的,可好歹水充足,到了这里,除了洞顶偶尔会落下几滴水之外,便再也没了。

    虽然清风寨没有用鞭子抽打,没有用烙铁去烫他们,可对于所有生灵来说,饥饿便是最大的天敌。

    不少百姓在已经在地上翻滚,还有些眼冒青光,看向别人都目光都能让人背后一凉。

    一天的饥饿并不会这样,可若是饿了很久,告诉你有很多好东西,给了你希望便又让人绝望呢?

    人不怕绝望,就怕在希望和绝望中循环往复。

    崔巍他们紧紧的抱着手中的刀,虽然此时劳累的不行,可却不敢睡。离他们几人不远处,几个中年百姓正不时的朝他们看来,仿佛他们几人是一顿美餐。要不是顾忌崔巍等人手里的刀,只怕早扑上来了。

    “三叔、六叔。你们躺一会儿吧!我帮你们看着点……”

    两位长辈看了崔巍一眼,面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可最后还是摇了摇头。

    崔巍见状,只能死死的抱着刀。在清风寨呼风唤雨的几人,此时连眼睛都不敢闭一下。

    “崔巍啊,你四叔年纪大了,实在困得不行,要不你多担待着一下?”

    想趁机夺了清风寨的四叔此时显得极其虚弱,声音都似有似无,可脸皮却是一如往常一般厚。

    崔巍看了一眼三叔和六叔,只是这两人反看向崔巍,在等着他的决断。

    崔巍点了点头,叹了一口气说道:“四叔您睡吧!”

    四叔听到这话,面上出现了一抹笑容,可刚要闭眼,便听到崔巍冷冷的说道:“您睡得着的话您睡吧,只要您不怕这清风寨上枉死的兄弟们来找你!”

    “你……”

    四叔听到这话,身子一抖,再无睡意。

    “我什么我,是不是你在那说的,要自由,下来活不了。可现在结果呢?这便是你要的逍遥自在!”

    四叔低下了头,只能无力的辩解道:“当时我也不知道会出这档子事啊!”

    崔巍冷哼一声,在黑暗中再度紧握了一下自己手中的刀。

    整个通道陷入了短暂的寂静,一路下来,崔巍等人又累又饿,崔巍终于熬不住了,眼睛慢慢的闭了起来,头也往下一点一点的。

    此时,一直在旁虎视眈眈的几人悄悄的站了起来。

    还好六叔大喝一声:“你们要干什么?”“铿锵”一声,拔出了刀。

    可那几个汉子犹然不惧,往前踏了一步,咬牙切齿的说道:“干什么?我们落到这境地,全是拜你们所赐,现在就你们几人,你们说说,我们相干什么?”

    当那几人站起来的时候,崔巍便再无困意,一颗心噗通狂跳。

    若是这群百姓真的失去理智,单凭他们几人,拿什么去阻挡这群疯狂的百姓。

    “你若再向前一步,别怪我的道不留情面。”

    六叔沉声说道。

    可此言一出,便有更多的百姓站了起来。

    “不留情面又怎样,反正选择上不着天,下不沾地,我们就是死,也要先把你们剁成肉泥!”那几个领头的百姓不知道从哪儿来的勇气,往前踏了一步。

    “除非有神仙,不然谁也救不了你们!”

    他们猛地朝着崔巍等人冲去,几人立马挥舞着刀,可那群百姓此时早已绝望,这一瞬间,无惧生死。

    “仙人!”

    不知道洞口谁突然吼了一声,那几人顿了顿脚步。

    他们转头看向洞口,随后狞笑一声:“我说过,就算是仙人来也救不了你们!”

    说着,就好像他的身体是一块无坚不摧的盾牌一般,直直的往刀刃上面撞。

    六叔是个聪明人,急忙把刀往回撤。他知道,若是没见血,他们还可以恐吓一番,若是见了血,百姓一疯狂,他们几人完全无法招架。

    他刀才回撤,便又有一人朝着他的刀刃扑来,此时六叔已经来不及回撤了,只能举着刀,闭上了眼睛。

    他似乎能看到当这个人撞在自己刀刃之上后,百姓们猩红的眼睛,仿佛要吃了他们的肉,喝了他们的血一般。

    可想象中鲜血四溅的情形并没有出现,一股巨大的力道突然装上了他的胸膛,他便直直往后摔去,同时刀也脱手,插在了墙上,震动个不停,发出了嗡嗡的声响,

    六叔睁开眼睛,看到了那道转瞬即逝的红芒。

    崔巍也看到了那道红芒,顿时大喜。

    只见洞口出现了一个人,他浑身泛着红色的光芒,给山洞带来了光明。

    崔巍看到来人,惊讶的捂住了嘴,之后突然带着狐疑又大声喊道:“仙师?”

    来者正是徐长安,他剔去了胡子,换上了干净衣服,成了玉树临风一少年郎。

    徐长安点了点头,沉声道:“诸位,我,来晚了!”

    ……

    徐长安的突然出现,给所有人带来了希望。

    徐长安进来之后,先是找孟江了解了一下情况,发现不少人因为昨夜的爆炸受了伤。随后徐长安便又找了崔巍,这才大概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那这王旺为什么要毁了清风寨?”

    崔巍听到这个名字,直勾勾的盯着徐长安,最后目光柔和了下来,这才缓缓的说道:“根据我们分析,原因有二,第一便是他想成为真正的水盗,所以要做一件大事;第二,便是……”

    崔巍叹了一口气。

    “也许是您和蓝仙师的到来,改变了我们原本的生活。因为你们,我们才陷入困境,所以他想毁了你们。”

    徐长安听到这话,低下了头。

    “那你是怎么认为的呢?”他咬咬牙,眼中带着光看向了崔巍。

    崔巍低着头,倔强的抿了抿嘴,不敢言语。

    “说!”徐长安突然喝道。

    崔巍眉眼低垂,不敢去看徐长安,但咬咬牙,还是说道:“凡是必有因果,若没有蒙义贪财和贪生怕死的因,便不会得两位仙师上来的果;若是没有姓莫的见宝起意的因,便也不会有仙师逼得蒙义玉石俱焚的果。”

    说完之后,他低着头,不敢看徐长安。

    最终只是传来了一声长叹:“若没有我好奇心重的因,便也不会得让这么多百姓跟着受苦的果!”

    说完之后,转头朝着百姓们深深鞠了一躬。

    ……

    徐长安先是安抚了百姓一番,随后走到洞口,长剑稳稳的悬于空中。

    徐长安率先一步踏了上去,百姓们没人敢上来。毕竟这么高的地方,若是掉下去,便再无生还的可能。

    正在这时,孟江站了出来。

    他撩起了长袍,脚有些微抖。可最终,还是稳稳的站在了徐长安的长剑之上。

    百姓们都不可思议的看着这一幕,虽然比不上之前他们所幻想的坐在云上下山,可踏剑而行,也点燃了不少百姓年轻时候的梦。

    红芒一闪,徐长安带着孟江便猛地向下冲去。

    百姓一阵惊呼,过了很久,便只有阵阵回音传递了回来。

    徐长安带着孟江到了地面,在身上摸索了一会儿,摸出了一枚玉符。

    这枚玉符干净透亮,上面只有一个“齐”字。

    “你带着玉符,赶紧去州府,找到夫子庙,随后拿玉符给他们看,让他们来救人!”

    这枚玉符是徐长安临行前,齐凤甲丢给他的。

    齐凤甲曾对徐长安说道:“若是遇到处理不好的事,拿着玉符,不管是庙堂还是江湖,都会给我齐某人几分薄面。”

    这玉符一共有三枚,没想到才从长安出来不久,便要用到了。

    徐长安本不可以用,可他自己不方便露面,若不把玉符给孟江,只怕也不会有人会正视他,而且刚才他看了一圈,几位老人还有几个小孩已经染了病,特别是那些老人,经过这些天一折腾,能勉强活下来,便算不错了。

    孟江拿着玉符,徐长安便直接把他送到了荆门州城门之下,这才化作一道长虹,返身回去。

    有了孟江作为表率,百姓们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

    徐长安救援也顺利了不少。

    ……

    先不说徐长安,孟江拿了玉符,便直奔夫子庙而去。

    夫子庙的位置他早已知晓,当初小先生路经周家庄的时候,便和周老还有他们三兄弟说了。

    这夫子庙处在城郊,孟江远远的便问到了一股酒香气。

    他皱起了眉,心中有些担忧。

    担忧小先生喝醉了,不理会他。

    城郊有一块地,上面种着一些果树,如今金秋时节,传来了阵阵果香。

    而在果林的深处,便有几排房屋。

    这里,便是荆门州的夫子庙了。

    孟江钻进果林,朝着房屋地方寻去,可那房屋偏偏就在不远处,自己却怎么都接近不了。

    他感到时间在飞快流逝,那位仙师还需要人帮忙,不少人已经染了重病……

    正在他急得满头大汗的时候,面前突然多了一个少年。

    不,准确的来说,是一个小道士。

    小道士看着孟江,挤眉弄眼一笑,随即上下打量了他一番,口中不停的称赞道:“好苗子啊,我看你与我道有缘,不如……”随即这小道士抓了抓脑袋,又摇头道:“算了算了,你年纪太大了!”

    看着这个穿着破烂道袍,两鬓微白且奇奇怪怪的小道士,孟江越发的急躁了起来,额头上的汗珠大滴大滴往下落。

    “这位仙师,在下有急事拜见陈小先生,还请……”

    孟江自然是见过这荆门州的陈小先生,也识得他,自然不会认错。

    小道士看着呆在原地孟江,往前冲着那排房屋一指。

    “姓陈的就在里面烤酒哩,他们夫子庙一个比一个穷,有的要靠卖字画为生,有的要靠烤酒为生,还是通州的那个舒服,当小白脸。”

    孟江此时把这小道士的碎碎念自行的屏蔽了过去,越发的急躁起来。

    “仙师,您别耍我了,刚才我走了很久了,都走不出去。”

    “人命关天呐!”说着,孟江便要朝那小道士跪下。

    小道士急忙扶起他,冲着他龇牙笑道:“我知道,是不是一个长得极丑的,背着一柄大黑剑的混小子来求援啊!”

    孟江急忙摇了摇头,便又点了点头。

    “的确是用黑剑的仙师,不过并不丑。”

    小道士“嘿嘿”一笑,昂首挺胸,迈着大步子,抚掌大笑道:“他是不是还给了你一枚玉符,上面还有一个‘齐’字?”

    孟江闻言,如同小鸡啄米一般急忙点头。

    小道士随即把手掌朝着孟江一摊:“给我吧,你先回去,我保证,你还没到江边,便会看到救援的人已经到了。”

    孟江听得小道士这么说,想必也是认识仙师的,也没做多想,把玉符给了小道士,便转头离去。

    说来也怪,离开的时候,直直往前走,便走出去了。

    那小道士自然就是李道一了,他被自己师父坑,用自己生命力救活徐长安之后,便一直想着要从徐长安身上捞点本回来。在长安的时候,夫子看着,夫子还好,至少不会明抢。可那齐凤甲可不是什么好人,若是让他知道自己打徐长安的主意,只怕自己要被扒个精光。

    毕竟精如自己师父,当年也被这位“刀圣”给抢了个精光,回到阁里的时候,都还是光着屁股的呢!

    李道一把玩着那枚“齐”字玉符,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

    “臭小子,你是不知道这姓齐的面子有多大,屁大点事,便把这玉符给了出来,暴殄天物啊!”

    “既然你不识货,那本道爷帮你保管了哈!”

    说着,便把玉符装在了怀里。

    至于救援,他早就知道了,提前一个时辰就来忽悠姓陈的那位小先生去州府调人了。

    他心满意足的把玉符装好,昨夜随意一算,发现姓徐的混小子傍上了一个大财主。对于傍大财主这种事,没他李道一,怎么能行?

    况且,他也有些想念小白这个“赌友”了。

    ……

    当孟江赶回江边的时候,果然看到了约莫**名仙师正在御剑救人。

    可他仰着头看了好久,都没瞧见在救他们的那位仙师。

    此时徐长安当然不见了,他此时正在逃命。

    他正把人放下准备回洞里救人,却看到一妇人手持青色长剑,穿着一袭青色长裙,直奔自己而来。

    徐长安见那妇人来势汹汹,顾不得救人,便急忙调头就跑。

    可他毕竟才突破到汇溪境,即便是以天河之姿突破的,不久之后,便气喘吁吁的落到了地面之上。

    “红色剑芒,和方妖魔?!”

    那妇人大喝一声。

    “虽然你是小辈,可我正道中人,见妖魔人人得而诛之,不管什么辈分。记住了,杀你的人是青莲剑宗李心吟!”

    徐长安顿时皱起了眉,才想解释一二,却被阵阵剑气逼得无法言语。

    这也难怪,但凡修行者身上散发的光芒,便能看出这人的基本来历。

    性情暴戾或者嗜血之人,才能修炼出暗红色或者红色的剑芒。根据功法和性情的不同,便有不同的灵力光芒。

    虽然世事无绝对,可大多数红色光芒的人都是魔道中人,魔道中人,灵力光芒,色泽都比较诡异。

    他正把人放下准备回洞里救人,却看到一妇人手持青色长剑,穿着一袭青色长裙,直奔自己而来。

    徐长安见那妇人来势汹汹,顾不得救人,便急忙调头就跑。

    可他毕竟才突破到汇溪境,即便是以天河之姿突破的,不久之后,便气喘吁吁的落到了地面之上。

    “红色剑芒,和方妖魔?!”

    那妇人大喝一声。

    “虽然你是小辈,可我正道中人,见妖魔人人得而诛之,不管什么辈分。记住了,杀你的人是青莲剑宗李心吟!”

    徐长安顿时皱起了眉,才想解释一二,却被阵阵剑气逼得无法言语。

    这也难怪,但凡修行者身上散发的光芒,便能看出这人的基本来历。

    性情暴戾或者嗜血之人,才能修炼出暗红色或者红色的剑芒。根据功法和性情的不同,便有不同的灵力光芒。

    虽然世事无绝对,可大多数红色光芒的人都是魔道中人,魔道中人,灵力光芒,色泽都比较诡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