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开山”计划
作者:九黎老道      类型:修真仙侠      直达底部
    齐元龙的突然转变,让秦狩都有点反应不过来,这剧本是不是拿错了?

    布衣门的两位副门主也是长大了嘴巴,愣在那里,深知齐元龙护短的性子,两人刚刚还准备来场唇枪舌战,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当然,若是能逼得齐元龙从这个位置上下来,那自然再好不过了。

    这就好比战场上刚刚做好士兵的动员工作,所有人士气昂扬,准备抛头颅、洒热血,为国捐躯的时候,前方敌人突然投降了一样,让你一拳打在棉花上。

    齐元龙口中的老王就是其身后那位头发花白,长着一双丹凤眼的副门主。

    “这对不住?何来对不住?”王副门主一脸懵相,虽然同为布衣门的门主,一主一副,两人的关系说不上有多好,起码这勾心斗角的事情没少干,这突然说个对不住,他还真有点反应不过来。

    秦狩若有所思地看着这一幕,看这齐元龙被气的不轻的样子,应该是他那坑爹儿子又做了啥“好事”吧,而且这好事儿肯定跟那王副门主脱不了关系。

    果不其然,那名给齐元龙汇报的弟子,停驻了一下,看看齐元龙又看看王副门主,见齐元龙没有任何表示,便凑到王副门主耳边,轻声嘀咕着什么。

    整个过程齐元龙一直低着头,甚至连看都不敢看王副门主一眼。

    听着门下弟子的汇报,王副门主的脸一下子拉了下来,还没等那名弟子说完,王副门主一个健步上前,揪起齐元龙的领口:“齐元龙,你奶奶的看你养的好儿子,老子我跟你没完!”

    说吧,王副门主一把推开齐元龙,急吼吼地往门内走去。

    这一句粗口,惊掉一地的下巴,再看齐元龙,依旧没什么动作,黝黑的面庞倒是微微有点泛红。

    这么会儿功夫,齐鹏也被布衣门的弟子带了上来,不过不是押,而是请的,哪怕齐元龙吩咐,但这好歹是未来的少门主,这俩普通弟子哪里敢得罪。

    “爹,你叫我来干啥子?”齐鹏浑然不知道眼下的现状,心里想到刚刚碰到的那个娇滴滴的大美人,他的心就痒痒的:

    “爹,刚刚我看到一个姑娘,长得那叫一个沉鱼落雁,闭月羞花啊,这不刚刚‘调戏’,哦不,是‘搭上两句’就被王师伯的管家给拦住了,爹,那姑娘跟王师伯是啥关系啊?”

    秦狩看得乐了,感情这看起来跟自己差不多大的小子是调戏人家黄花大闺女调戏到自己人身上去了,偏偏还是副门主的估计是女儿之类的,想不找死都难。

    “齐少门主还真是好雅兴啊”,秦狩鼓掌笑道,自己这么有一大帮的人站在这里,要不是故意装作没看见,要不就是真没看见,显然,这个家伙属于后者。

    听到秦狩的声音,齐鹏一愣,转过头,这才注意到貌似现场的氛围有点儿不对劲:“咋...咋...了,你是谁?”

    听到这小白式的话,就连秦狩身后的缉捕队员都要忍不住笑喷了:这货还真是个奇葩,这要是将来做了布衣门的门主,真的是要对不起列祖列宗了。

    “逆子!”齐元龙一巴掌直接甩在齐鹏脸上,哪怕没动用内力,赤霄境武者的气力哪里是后天的杂鱼能承受的,后者直接来了个原地七百二十度旋转,左侧脸颊上,鲜红的掌印立马浮现出来。

    “爹,你干什么!”迅速肿胀的脸颊让齐鹏连话都说不利索,看上去十分滑稽。他哪里想到一向宠自己的老爹上来就是一巴掌。

    齐元龙对着秦狩抱拳行礼:“秦大人,家门不幸,齐某教子无方,也不劳诸位官差动手,齐某自当清理门户,明日定当奉上厚礼,登门道歉”。

    说完,齐元龙直接拔出腰间的佩剑,剑身一舞,直接将齐鹏的手筋脚筋全部挑断,隔着老远都能听到齐鹏的惨嚎,这位养尊处优的纨绔子弟,哪里经受的住这种酷刑,嚎了没一会儿便晕了过去。

    齐元龙扭过头,看都不看一眼齐鹏的惨状,看他眉头紧皱的样子,这得是下了多大的狠心。原本齐元龙就是打算插科打诨,把秦狩搪塞过去的,谁知道这逆子竟然去调戏王副门主的女儿。

    这王副门主也是老来得子,对这女儿可是宝贝的很,为了给女儿营造一个良好的成长环境,远离江湖是非,他从小就把女儿安置在泗水郡的主城生活,一年也就见个几次,齐鹏自然是不认识的。

    这次王副门主的女儿由于太想爹,前来探望,却不曾想正好被齐鹏这浪荡子给碰了个正着。

    看似和谐的布衣门内部根本没那么团结,这就相当于送了一个把柄给别人,这叫齐元龙如何不气,将来想要让齐鹏继承布衣门就更难了。

    他主动废了自己的儿子,不仅仅是给秦狩一个交代,也是在给王副门主一个交代,不过有一点,齐元龙不露声色,却做的很隐蔽,他没有废了齐鹏的丹田,手脚筋断了,可以再接上长好,丹田废了就真的是废了。

    秦狩把一切都看在眼里,心知肚明,却也没有说出来。

    本来他是想直接把人带走,回去好好炮制的,如果顺势能直接将布衣门灭门自然是再好不过。

    三不管地带的格局也该换换了,江湖跟朝堂之间始终是两个对立的存在,朝廷要是覆灭一个江湖势力很有可能会造成一连串的反应,倘若逼得这些武林势力联合起来对抗朝廷,就是大燕也不一定吃得下来。

    但江湖势力覆灭江湖势力就不一样了。

    天下宗门林立,纷争不断,每天都要新的势力产生,也有老的势力覆灭,更迭不已。

    秦狩一直在想着如何安置江东十八骑,看着这布衣门,他心中有了计划。

    “呵呵,齐门主好气魄”,

    事情处理的差不多,秦狩也懒得在这里逗留了,直接说了些官方上的场面话,转身就带着缉捕队员就走,当然,那两名打人的布衣门弟子,直接被捆了拖走。

    东堂缉捕队全体出动直奔布衣门的动静可不小,必然引起众人的围观,风风火火来,风风火火去,当看到缉捕队把两名护法级别的弟子带出布衣门,一众人更加不解,纷纷猜测发生了什么事。

    布衣门在平阳城的众多势力中绝对能排的上前三,在三不管地带更加是土皇帝一般的存在,对于那些普通百姓来讲,是不敢触犯的存在。

    东堂的官差一撤,那些江湖风媒纷纷凑到布衣门门口,想要获得第一手消息。

    到了第二天,整个平阳城都知道了这一出内幕,消息也是秦狩故意让人散播出去的。

    加上江湖风媒得到的消息,就变成了布衣门的少门主因指使殴打东堂的缉捕队员,而被东区缉捕带队上门,逼得布衣门门主大义灭亲,废了自己的亲生儿子。

    版本虽然差不多,对于齐鹏调戏副门主女儿的事情,所有人都是只字不提,这种事情,都不用曝光,就够齐元龙头疼的了。

    东区以及三不管地带的百姓,听到这个消息,纷纷拍手叫好,甚至有的人家在自家门口挂起了红灯笼以示庆祝。

    由此可见,这位布衣门的少门主有多么令人深恶痛绝,借着这件事,东堂的威信力和影响力也在平阳城的百姓心中上升了一个档次,连带着这帮调过来的缉捕队员也得到了百姓一定程度的尊重。

    这要是以前,他们的待遇比起那布衣门的齐鹏,也好不了多少。

    这些潜在的变化秦狩是不关注的,布衣门回来后,他直接回到秦府,关上房门,心神一动进入系统中。

    击杀,以及回收凶兽内丹的剩余任务奖励他还没用哩。

    “系统,进行任务奖励领取”,

    “叮恭喜宿完成击杀上古凶兽,奖励冥力值八千点,通天之力两千五百点”

    “叮恭喜宿主成功回收凶兽吼的内丹,奖励冥力值一万点,通天之力两千五百点”

    “由于宿主提前预支百分之七十五的任务奖励,收取百分之十的利息,因此本次发放剩余百分之十五的任务奖励,共计冥力两千七百点,通天之力七百五十点”

    “宿主:秦狩

    修为:赤霄境后期

    功法:《临江绝》,品级:四转

    武技:《临江剑诀》,品级:四转

    《穿云箭》,品级:二转

    《三刀流》,品级:一转

    冥力值:2700点

    通天之力:4578(通天之眼:4578/10000)”

    看了一下自己的数据,秦狩心中直呼系统太坑,之前事出紧急,百分之十的利息没了也就没了,现在看来真的是心疼死。

    2700点冥力值,看着不少,其实少得可怜,想兑换,三转级别以上想都别想,兵级抽奖更是做梦,人级抽奖还不如兑换来的稳妥些。

    “系统,有没有什么东西可以让江东十八骑拥有自我意识,就是能自己单独进行思考,但依旧保持衷心”这就是秦狩刚刚一直在想的问题,江东十八骑的可塑性固然是强,巅峰时期全是亲一色的紫霄境高手,

    但慢慢地秦狩才发现,十八骑的最大弊端也就在这里,系统直接召唤出来的江东十八骑只会服从秦狩的指令,却没有单独的自我意识,就如同执行程序的机器,不会变通。

    “黄泉丹,800冥力值一颗,可使宿主召唤出的系统人物拥有自我意识,能独立思考,中心度不变”。

    “还真有”,秦狩心中大喜,立刻毫不犹豫地兑换三颗黄泉丹,同时召唤出江东十八骑的都统,

    “末将参见主公”

    心念一动,一颗黄泉丹直接如同液体一般散开来,悬浮在半空,向着十八骑都统飘去,从天灵盖直接融入脑中,直至消失不见。

    此刻,秦狩注意到,十八骑都统原本原本灰蒙蒙的眼睛开始变得明亮起来,

    与此同时,都统身上的气势也开始逐渐攀升,一身修为也达到了赤霄境后期。

    “哈哈,有戏!”

    开山计划,势在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