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追击
作者:书画河山      类型:修真仙侠      直达底部
    李小默与林青澜正和邪雾缠斗时,突然有几道雷从天上奔射而下,当场击散几个邪雾的分身。

    邪雾一见到这些雷电,立刻拨身就跑,向天边飞去。

    紧接着,又有十几道雷电射了下来,空落落地打在地面上,土石飞溅,阵阵“轰隆”声响彻整个村子。

    李小默和林青澜两人抬头,沿着雷电袭来的方向望去,却见一队修士,御剑赶来,又追着团邪雾而去,“嗖嗖嗖”地掠过碧空。

    他们虽然只有三十几人,但是气势却占据了半边天空!

    三十几人排成一排,就像雁群一样,整齐地横扫而过,整个蓝天,都成了他们的背景。

    李小默一眼就认出来,那是归云山的弟子,两眼放光,羡慕地赞道:“归云山的御剑术,就是这么俊。”

    “你认识他们?”林青澜见问。

    李小默点头,一脸自豪道:“他们就是刚才大姐所说的,归云山的人,也就是我的师门,领队的好像还是云畔长老。”

    林青澜听完,脸色漠然,她听说过归云山,但是并不像世人那样,一提到归云山就肃然起敬。

    “走了!”

    林青澜话刚落,便唤出青霜剑,拽着李小默便飞到天上去......

    “诶......”李小默原本还在看着天边,看归云山弟子飞过的痕迹,意犹未尽,却突然被林青澜御剑、拽到天上去,吓得不知所措,在空中嚎叫,蹲在剑伤,死死拉住林青澜的腿......

    且说云畔真人,为何会这么巧,带着景离忧等一众归云山弟子,突然出现这这里?

    这事还得从去年夏天说起。

    当时,那团黑雾经过通渠称,杀了几个金丹期的刺客,被经景离忧和槐夜察觉。

    后来,景离忧又将此事禀报师门,栖云真人遂派云起、云舒两个长老殿的弟子,下山调查此事,并搜寻上古凶兽的幽魂。

    再后来,云畔殿的大师姐卢熙月,奉命下山协助,找到了被邪雾夺舍的妖兽,并追击妖兽来到江陵郡,发现那妖兽已经死亡,而夺它舍的邪雾,却失去了线索。

    直到半个月前,归云山又得到消息,江陵郡内的一些乡镇,出现一种怪病,能让人失去意识,甚至与禺阳郡的瘟疫十分相似。

    归云山上下闻之骇然,若是江陵郡再变得跟禺阳郡一样,只怕这人间,要陷入绝境。

    于是栖云真人,派出云畔、云起、云舒三位长老,带领各自的弟子,到江陵调查并解决这件事。

    当日,李小默要离开归云山去斯皇城读书时,景离忧不能和他同行,也是这个原因。

    她要跟着师父、师姐和其他长老殿的同门,一起赶来江陵执行任务。

    他们比李小默先十天到达江陵,在洞明湖附近的几个县,一边为百姓们防毒,一边带着法器搜索了多日,却一直没有什么发现。

    毕竟那团邪雾,藏在这么深的地窟里,极难被发现,平日里的一些行动和要求,都是威逼洞明寨寨主去做的。

    直到今天早上,云畔元君带着弟子,在洞明湖岸边,发现了一团黑雾划过天际,察觉到了它的阴邪气息。

    于是云畔元君率领众弟子御剑追击,与它在洞明湖上恶斗许久。

    彼时,浩浩无垠的洞明湖上,三十几个金丹期一个元婴后期的归云山修士,围着一团黑漆漆的邪雾猛攻。

    蓝天下,剑光闪烁,碧湖上,波涛如怒,构成一场紧张焦灼的围猎战。

    三十几个修士围成一圈,摆起了一个法阵,在湖面上倒映出一个八卦的图案,八卦朝天,发射出强大的、金色的、圆柱形光墙,将那团邪雾围困在光墙之内。

    这邪雾本来在地窟被李小默拖着焚炼了一阵,受了损伤,此刻要冲破这层光墙,非常不易。

    随后,归云山众人又将各自的剑,抛入光柱内,飞剑不断地刺穿那团邪雾。

    奈何,那团邪雾被飞剑一次次的刺穿后,并没有受到多大的伤害,更没有破散。

    云畔见飞剑伤不了它,只得将剑收回,高声喊道:“百炼霜火!”

    众人当即变阵,将灵力注入光墙之内。一抹白色的火焰,从湖面上的八卦图上升腾而起,渐渐往上攀升,灌满了整个光柱,焚炼那团邪雾。

    “你们这些愚蠢的凡人!”那邪雾受此焚炼,着实痛苦难当。

    不过,它反倒想到了一个办法,就是散出自身强大的邪力,将邪力全部焚化成火,与归云山的“百炼霜火”一道,形成强大的气压。

    待到光柱内的气压达到极盛之时,邪雾奋力撞击光墙,果然将光墙撞碎,然后迅速逃离归云山的法阵。

    阵法破碎之后,归云山的众人遭到了轻微的反噬,纷纷往后跌了数丈,有些修为稍弱的弟子,还差点跌落湖中,幸亏御剑滑过湖面,又从新飞了上来,与队伍会合。

    众人迅速稍作整顿,然后在云畔元君的率领下,继续御剑追击。这其中,也有景离忧。

    邪雾逃跑途中,刚好在小渔村里遇到李小默,于是又想占用他的身体,来打退归云山众人。

    可惜,时间仓促,加上李小默修为大增,它没有成功夺舍李小默,归云山的人就追了上来,它只得继续逃跑......

    就在刚才,归云山的众位修士御剑飞过天空的时候,景离忧也看到了地面上有一个男子,身影和衣服都很像李小默,而他身边还有一个女子与他并肩作战,心中有些孤疑......

    她很想下去看看究竟,但是限于集体行动,又有师父带队,她不能擅自脱离队伍,所以只能权且放下此事,继续跟着队伍去追击那团邪雾。

    小渔村的村民们难得看到这么多修士,御剑从自家村子上空飞过,个个都非常激动,跑出房间来,仰头观看。

    地面上一片欢呼和喝彩,仿佛这是一场修士飞行大赛,而不是一次紧张焦灼的伏魔行动。

    可见,归云山给了他们多么大的安全感!

    归云山的人,御剑追着那团黑雾,掠过一座座山脉,跨过一条条河流,擦过一座座小城和村子,前后横跨两个县,长达一百多里。

    途中,众人不断发出剑气,攻击阻挠那团邪雾,但是都被它躲过了。

    云畔元君祭出了自己的法器【无尘丝】,一条非常细小的金色丝线,向前飞奔而去,试图贯穿那团邪雾,然后将它拉住。

    但是那团黑雾却针锋相对,吐出一条黑色的丝线,与金色的无尘丝在空中相互缠斗,相互打结,化解了云畔的意图。

    云畔元君没法,只能收起法器,继续带着弟子们追击。

    最后,在一个悬崖的转弯处,邪雾被利用视线偏差,化出了几十个分身,朝不同方向逃跑。

    它的真身,再次失去了线索。

    归云山众人降落在悬崖上,累得浑身发抖。

    先是在洞明湖上大战,又御剑追击一百多里,他们的灵力都已经消耗得差不多了,如今又丢掉了那团邪雾的踪迹,个个面红耳赤,有些丧气。

    当然,除了云畔真人。她毕竟是归云山的长老,元婴后期的强者,一身修为不是一场激战,和御剑百里就能耗尽的。

    卢熙月上前问道:“现在怎办?”

    云畔元君长叹道:“这次没能擒获它,只怕它日后会更加小心躲藏,今后想要找它定会更难。我已经传信,告知云起、云舒两位长老,他们也在四处搜寻,我们且就地休息片刻,再做打算。”

    景离忧也问道:“那团黑乎乎的是什么东西?竟跟禺阳城内的那团,长得一模一样。”

    云畔元君道:“掌门曾说,它只是一缕孤魂而已。”

    众弟子尽皆骇然,一缕孤魂没了身躯,非但没有消散,还能具有如此强大的力量,真是太可怕了。

    “就算是【大乘境】后期的强者,三魂脱离的肉身,最多也只能维持十天半个月,这究竟是什么东西的魂,竟强大至斯?”

    “归云山花了六万年记载、编修的《三界识物志》好像也找不到这种怪物。”

    “万物皆有三魂,如果它真的只是一缕孤魂,那么如今我们剑阁里封印了一个,而此处也有一个,那么另外一个会在哪里呢?”

    “如此强大的东西,为祸人间,只怕这人间是要陷入一场浩劫。”

    “是啊,仅仅是一缕孤魂,就让禺阳郡灭绝,让江陵郡鸡犬不宁,往后还不知道有多少无辜的生灵要遭殃呢。”

    众弟子纷纷感叹了起来。

    云畔真人听了弟子们的议论,突然有了想法:既然《三界识物志》都没有记载,那么它的真身,很可能是六万年以前的生物,可能就是远古先天生灵,因为只有远古的先天生灵,才能如此强大。如果真是远古的先天生灵,那大概只有天界上神,才可以收伏,人间的修仙界怕是无能为力。

    她将想法记在心中,准备回去与众位长老商议。

    看看日头,已经渐渐偏西,云畔元君让弟子们原地打坐调息,恢复一些灵力,然后御剑飞到宽广的官道上,走路去寻找住处......

    年轻的弟子们灵力消耗太大,已经无法再御剑按照原来的路飞回去了,只能就近找一家歇脚的地方。

    云畔元君率众人一路走来,在洞明湖边的一处小镇,找到了客栈。

    此时,夜幕已降。

    这个小镇临水而建,而客栈,更是得天独厚,占了一个好风好水的地方,就建在湖水上。

    湖水倒映着小镇的灯火,就像一张华丽的刺绣。

    景离忧吃完饭后,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在小窗边看着涟漪起伏的湖水,想着白天在天上看到的那一幕,很想念李小默,同时不知道为什么,有点憋闷。

    作者好惨好可怜,惨好可怜,惨好可怜......

    求推荐书友,求票求评论。

    ,快来给我投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