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八十八章 神奇的令牌
作者:土豆烧鸭      类型:修真仙侠      直达底部
    最近几日,北冥很热闹。

    魔族在北冥的巢穴,并不止当初苍天弃几人夷为平地的那一个,还有数个这样的巢穴,并且每个这样的巢穴之中,都有着强大的魔族高手坐镇。

    这些魔族巢穴相互之间联系很是密切,一旦有一处出了什么问题,立马所有魔族都会在最短的时间里得知。

    苍天弃几人出现后所发生的一切,自然很快传遍了整个北冥魔族,这些魔族在嘲笑自己族人无能的同时,各自也都派出了大量修士,对整个北冥进行地毯式的搜索,想要将苍天弃几人揪出来。

    于是,北冥变得极其热闹,大量魔族修士随处可见,天上飞的,地上跑的,都是在寻找苍天弃几人踪迹的。

    那模样,似乎是不将苍天弃几人揪出来就誓不罢休的样子。只是,他们并没有任何的收获,苍天弃几人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再也没有出现过。

    不少魔族都认为,苍天弃几人很有可能已经回到了人族的地盘,也就是通天城,亦或者……东海。

    虽然有不少魔族修士心里如此认为,但对苍天弃几人的搜寻却没有因此放弃。

    当然,还有一部分魔族修士始终坚信,苍天弃他们依然处在北冥,因为他们不相信在他们如此大力搜寻之下,苍天弃几人还有能力逃回通天城。

    这些,身处在地下空间的苍天弃几人显然是不知道的,如今的他们,可是将外界的一切都阻断了,外界发生什么,他们根本就不知道,也无法得知,除非自行出去看看。

    只不过,几人谁会傻到自行离开禁制跑到外面去,因为他们不用想也知道,如今的魔族找他们恐怕都找疯了,贸然跑出去,那不是自投罗网吗?

    他们谁也没有轻举妄动,他们在等,等着苍天弃将鳄兽彻底修复成功。

    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在苍天弃的努力修复下,鳄兽身上的裂纹也一点点的愈合起来,进展很慢不说,且耗费心神。

    苍天弃没得选,只能以这种方式,小心翼翼的缓慢的修复。

    虽然看起来很缓慢,但随着时间一天天的过去,成果还是能够看见的。

    一个月后,苍天弃终于将鳄兽修复成功,不仅如此,他还对鳄兽做出了一些改变。

    这改变,正是声音方面的改变。

    只要操控鳄兽的人愿意,那么身处在鳄兽内不仅可以听到外界的声音,也可以将鳄兽内的声音送出去。

    如果不想外界的声音传入鳄兽内,也不想让鳄兽内部的声音传到外界,那么也可以像以往那般,阻断所有的声音进出。

    有了这样的改变,那么今后想不想听到外界的声音,全看操控者的意思了,这一点和以往相比起来可就要先进多了。

    虽然成功修复了鳄兽,并且将鳄兽改良了一番,但对于苍天弃而言,消耗可是不小,可以毫不夸张的说,这一个月以来,他的神经可是一直紧绷着,没有一刻得到过放松。

    鳄兽成功修复,几人当然又回到了鳄兽之中,与临时开辟出来的地洞相比起来,鳄兽简直就是仙家之地,两者完全没有可比性。

    苍天弃同样回到了鳄兽中,只不过回到鳄兽后,他首先做的竟然是回到自己的房间倒头就睡,仿佛将其他事情忘得一干二净一般。

    也难怪他会如此,精力大量消耗,他唯一想做的就是睡一觉,其他的暂且不管。

    其实以苍天弃如今的修为境界以及条件,他有很多种方法能够让自己短时间内恢复过来,比如说打坐调息,比如说服用丹药等等,这些效果远在睡觉之上。

    不过,他实在不想动了,甚至是连开口服用丹药的心思都没有了,所以他直接选择了最原始的方式,倒头就睡,以这种方式来恢复自身的状态。

    这一睡,就是三天,足足睡了三天三夜。

    当苍天弃苏醒过来时,并没有神清气爽的感觉,有的反而是昏昏沉沉。他知道,或许是因为他睡了太久的缘故。

    于是,他又花了一日时间打坐调息,这才真正恢复到了巅峰状态。至于当日肉身受到的伤势,在这段时间早就自行恢复了。

    出了房间,苍天弃唤来了孙游等人,几人齐聚在了院落内。

    这个院落,是苍天弃几人每次议事的必选之地。

    几人各自坐在石椅上,身前是张圆形石桌,石桌之上摆放着不少的灵果灵酿,这些都是产自于鳄兽内的药园,灵酿是七魁酿制,灵果则是七魁仆直接从药园当中采摘而来。

    这些灵果都是高级药材,每一个放在外界都能卖到数目不小的灵石。

    灵酿也是一样,酒香四溢,沁人心脾,普通修士饮用一口,抵上数月苦修一点都不夸张。

    只是眼下,几人的注意力都没有放在这些上面,对于他们几人而言,这些灵果跟普通的水果没有什么区别,灵酿也是如此。

    也难怪,这些东西在鳄兽内确实算不得什么宝贝,他们想要服用灵果,想要饮用灵酿,鳄兽内多的是。

    多了,自然也就不稀奇了。

    此时的他们,目光都聚集在了苍天弃身前石桌上的一块令牌上。

    这块令牌,正是他们吞噬者的总令牌,也就是吞噬者这个组织领导者所持有的令牌。

    吞噬者所有成员,任何一人完成了屠魔会发布的任务,屠魔点都会汇集到这块令牌之中,至于令牌内的屠魔点如何分配,那是吞噬者内部自己的事情,屠魔会不会管。

    在场几人都是吞噬者的成员,他们各自也都有一块令牌,但他们这块令牌最大的作用却是用来证明他们的身份,证明他们是吞噬者中的一员,与眼前这块令牌不同。

    这一次前来北冥,苍天弃就代表吞噬者接取了斩杀魔族修士的任务,每斩杀一名魔族修士,根据其修为境界的不同,会给予不同的屠魔点,而苍天弃他们这一次,则是收获到了海量的屠魔点。

    在进入魔族巢穴之前,就已经有不少的魔族惨死在了他们的手中,让他们赚了一笔屠魔点的同时,还发了不少的死人财。

    潜入魔族巢穴之后,除了龙清斩杀了一批魔神雕像内的守卫之外,其他人并没有什么收获。

    不过,最后逃走时,吞天凶兽虚影的自爆,可是带走了大量魔族修士的性命,虽然没有得到他们的储物袋或者空间戒指,但是苍天弃几人却收获到了海量的屠魔点!

    吞天凶兽虚影自爆,的确惨死了大量魔族。但是,眼前这块令牌是以怎样的方式评定出这些惨死的魔族到底处在什么样的修为境界,又惨死了多少,最后为何又全部一股脑的算在了他们的头上。

    这些,苍天弃几人很是想不明白,毕竟作为当事人的他们,也不知道死了多少魔族,更无法知道这些死去的魔族到底处在什么样的修为境界。

    无法知道数量,又不知道具体的修为境界,这块令牌是如何计算出屠魔点的?

    而且,当时吞天凶兽虚影自爆时,他们已经逃离了魔族巢穴,却没有想到这一笔海量的屠魔点,竟然还是算在了他们的头上,这让几人很是惊讶。

    苍天弃本以为吞天凶兽虚影自爆,当时他们已经离开,那么死去的魔族修士应该不会算在他们头上了,但结果却大大出乎了他们的意料之外。

    为什么会这样,几人怎样都想不明白,哪怕是作为炼器宗师级别人物的苍天弃,也没有搞明白这块令牌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很好奇这块令牌为何有这样的能力,他很想将这块令牌拆开,好好来研究一番,但这种令牌他们也就一块,拆了可就没了,到时候他们的屠魔点会不会因此消失了谁知道,他可不想冒这种险。

    对此,苍天弃几人只能感叹这块令牌的神奇,反正这对他们而言是好事而不是坏事,获取大量的屠魔点,本来就是他们此行的目的之一。